戴斌:亚洲旅游促进计划的城市担当_中国旅游研究院
首页 > 专题研究 > 戴斌:亚洲旅游促进计划的城市担当
戴斌:亚洲旅游促进计划的城市担当
    2019-5-30 14:18:32     字号:[    ]

   5月26日,由大连市文化和旅游局、人民中国杂志社、中国旅游研究院联合主办的“2019中日文化旅游(大连)交流大会”在大连召开。戴斌院长出席会议并做主旨演讲。中、日文演讲内容如下:

   各位领导、朋友们,

   上午好!

   习近平主席在5月15日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的主旨演讲中提出:“激发人们的创新创造活力,最直接的方法莫过于走入不同文明,发现别人的优长启发自己的思维。中国愿同各国实施亚洲旅游促进计划,为促进亚洲经济发展,增进人民友谊贡献更大力量”。现场的热烈掌声和论坛嘉宾对此议题的深入研讨,充分表明了亚洲各国各地区,特别是文化和旅游界对这一倡议的热切期盼。亚洲是中国的亚洲、日本的亚洲,也是辽宁省、冈山县,大连市、仓敷市的亚洲。城市之间的文化交流和旅游合作做好了,省县之间、国家之间的旅游可持续发展就指日可期。中国和日本都是亚洲的旅游大国,也互为重要的客源地和目的地。今天,中日两国旅游业界领袖和城市领导者在这里隆重集会,共商共建亚洲旅游促进计划,可以说正逢其时。 

   在亚洲文化交流和文明对话中,旅游正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发挥越来越积极的作用。拥有550余项世界文化遗产、250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三分之一土地面积、三分之二世界人口、32万亿美元的亚洲,丰富多彩的文化是其旅游发展生生不息的动能。我们既要让优秀的传统文化活起来,也要让承载家国记忆的红色文化延续下去,还要守正创新,开放共享,让体现当代生活和面向未来的文化传得开、留得住。文化交流固然需要政府和文化、艺术、教育机构的主渠道推动,但决不能止于政要和艺术家之间的互动,而是走出文化的小圈子,走入民众,走向社会。很多时候,一个国家和地区文化艺术发展的高度不仅取决于艺术家创作水平的高度,更取决于受众基础的厚度。动漫、电影、流行音乐、建筑如此,诗歌、美术、交响乐、歌剧也是如此。当代文化建设,尤其是文化产业发展的主要问题是民众的参与感和获得感不足,文化成了小圈子里的自嗨。这种状况必须要加以改变。文化遗产不能只用来供奉和追忆,而是走入当代生活。无论是中国的大运河,还是日本的北前船,文化遗产的活化从来都是面向本地居民当代生活,重构包括旅游在内的当代功能与价值体系。 

   旅游可以让我们走进异国他乡真实的生活环境;经由认同与宣传,可以让文化传播得更广、更远、更持久。无论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科技如何发达,都替代不了身临其境的体验和面对面的交流。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最美丽的风景是人,人的连接才是最好的旅游。今天的旅游发展已经超越了单纯的出口创汇和增加就业,蕴含了更加广泛的国民权利、生活品质、文化交流、文明对话等社会发展议题。新潟通过大地文化艺术节50天里吸引50万游客,让世界认识了川端康成“雪国”的原型越后妻有,让这个曾经破败潦倒的乡村呈现了生机勃勃的景象。更多的案例和数据表明,优秀的传统文化、现代艺术一旦与社区生活相结合,既可以促进社区居民的生活品质,也能够提升城市和乡村的知名度,令人心向往之。 

   随着旅行便利化政策的提出,以及国民旅行随心随性化,城市越来越成为独立的旅游目的地。城市代表了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以其完善的交通网络、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商业环境,而集旅游客源地、集散地和目的地于一身。无论是北京、东京这样的首都城市,南京、奈良这样的文化古都,上海、大阪这样的繁荣都市,还是西安、京都丰岛区这样的东亚文化之都,以及大连、沈阳、盛冈、新潟、和歌山,都是“诗和远方”的最佳契合点。正是这些具有国家和区域文化地标的城市,吸引国内国际游客纷至沓来,成为民间交往和交流文化的平台和场景。随着签证的便利和航空、邮轮以及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的发展,相邻国家和地区间的同城化时代已经到来,越来越多的人经由航空和高速铁路开始享受跨国一小时生活圏。早上在上海用完早餐,飞往东京参加白天的商务活动,傍晚在街边的咖啡馆聊聊天,顺便给家人选个伴手礼,飞回上海吃宵夜,已经成为年轻商务人士的现实生活。节假日期间,年轻人见面或者通过微信相约,已经不再说去日本,甚至不再说去东京这样的特大型城市,而是说“明儿我们去银座逛逛吧”,就像去这里的星海广场喂海鸥一样自然。 

各位领导,朋友们,

   亚洲旅游促进计划需要在中央政府层面以便利化为导向,持续改进旅行管制和产业规制体系。我们希望在元首互访、领导人会谈、旅游部长会议和专项工作会商过程中,进一步提高文化交流和旅游合作的战略摆位,充分认识并更加强调城市和地方政府在亚洲旅游促进计划的重要性,为文化交流和文明互鉴创造更为有利的条件。散客化的旅游组织方式和个性的消费行为,必然倒逼移民、旅行、住宿等管理体系的革新。多年以来,包括签证、边检、ADS、旅行社特许牌照等旅行管制和产业规制,都是基于团队旅游和标准化作业的假设。现在则需要探讨面向自助旅游者、定制旅游者、文化休闲者的现实需求,研究设计ADS Plus、东北亚自由区,以及亚洲版“申根签证计划”。 

   亚洲旅游促进计划需要城市管理层面,本着“主客共享,美好生活”的理念,推广文化与旅游融合、经典与时尚兼容的微旅游和小产品。过去我们在国家层面上推广旅游,往往会强调宏大叙事和市场规模。一说就是长江、长城,富士山、新干线,一说就是青年千人访华团,万人包船日本七日游。大规模的市场和大尺度的空间,在中小型城市和乡村是无法想像的。今天的游客特别是中产阶层和年轻一代,已经不再满足于跟着旅行团去“看山看水看风景”“白天看庙、晚上睡觉”,更不愿意被人贴上“高速公路游”、“行走的钱包”等标签。他们会为一座城市、一个社区、甚至一家有温度的餐厅不远千里而来,访问并伫足;会因为民歌《茉莉花》而爱上南京;会在这个季节顺着运河,念着“遥想当年女校书,枇杷花下闭门居”去往苏州。他们会跟随《千与千寻》《精灵宝可梦》的场景;会去打卡荒木真惟的摄影地、隈研吾的建筑;会去往轻井沢、鬼怒川,与当地人共享那一份落日余晖下的平和,还有能乐的沉思。随着小众旅游和定制旅游的兴起,城市的作为空间将会越来越大,希望城市管理者和目的地营销机构顺势而上,积极推进。 

   亚洲旅游促进计划需要全社会在尊重传统,致敬经典的同时,更加充分发挥旅游市场主体的作用,最大限度地激发年轻人的创业创新激情。一个不能吸引年轻人进入的事业是没有未来的,一个不能让国民有品质获得感和生活幸福感的产业是不可持续的。在文化交流和旅游合作中,我们总是习惯讲述家国天下的经典,总是愿意追寻逝去的繁华,却忘记了最能打动人心的是小而确切的幸福,是触手可及的温暖。希望JTB等旅行社,新大谷等酒店、日航等航空公司、浅草寺等文化场所、秋叶田等购物街区,还有料理和民宿舍经营者,多与中国旅游业界、文化机构和专家学者交流互动,共商共建共享中日旅游共同体。商人重利重义更重契约,项目投资和市场合作得多了,亚洲旅游促进计划也就有了坚实的依托。 

各位领导,朋友们,

   去年此时的演讲,我分别给奈良县知事荒井正吾先生、东洋大学校长竹村牧男教授、《火影忍者》的作者岸本齐史先生分别写了公开信,表态了我的想念和致敬。转瞬又是四季,结识这么多的新朋友,倒是极开心的,只是愈发牵挂老朋友。“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大约在冬季,有风吹雪飘,有老友相逢。

   谢谢!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旅游研究院 网站管理:国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备11009676号
管理员邮箱:webmaster@cnta.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