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沙龙2019年第5期丨中国--东盟旅游合作:现状评估与战略构想 _中国旅游研究院
首页 > 专题研究 > 学术沙龙2019年第5期丨中国--东盟旅游合作:现状评估与战略构想
学术沙龙2019年第5期丨中国--东盟旅游合作:现状评估与战略构想
    2019-3-26 9:32:09     字号:[    ]

3月15日,我院举办2019年第5期CTA学术沙龙,沙龙主题为“中国--东盟旅游合作:现状评估与战略构想”,本期沙龙由我院国际所副研究员杨丽琼博士主讲,国际所负责人杨劲松博士主持,特邀嘉宾中国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旅游产业研究院项目经理朱舜楠博士,我院宋子千首席战略研究员、部分研究人员和博士后参加了此次研讨。




主讲人简介:

杨丽琼,法学博士、副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国际旅游和旅游影响、民族文化等。主持国际规划咨询项目5项;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项目1

项、新加坡旅游局项目1项;亚洲区域专项合作资金2项。国家社科基金1项。国家级、省市和重点景区规划和研究项目30余项,发表相关领域学术研究论文30余篇。


主持人简介:

杨劲松,管理学博士、副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国际旅游、旅游规划。主持省部级项目2项,国际旅游规划咨询服务5项;参与国家级、省市和重点景区规划和研究项目60余项,出版专著2部,发表相关领域学术研究论文40余篇。


对话嘉宾:

宋子千  中国旅游研究院首席战略研究员

杨劲松  中国旅游研究院国际所负责人 副研究员

朱舜楠  中国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旅游产业研究院项目经理 博士


内容概要


结合国际合作项目,研讨中国—东盟旅游合作进程回顾与现状,分析中国-东盟旅游合作的战略构想。聚焦中国-东盟旅游市场开发、旅游产品创新、旅游投资等合作领域实现研究突破,推动中国-东盟旅游合

作向纵深推进,将之打造为“一带一路”旅游合作的典范。


精彩再现


杨丽琼:拓展国际旅游合作的积极意义主要有三点。一是主动发挥桥梁和使者作用,积极服务于外交工作。二是加强双边和多边旅游合作交流,促进世界和平与睦邻友好。三是结合国际合作项目,解读旅游外交工作。习主席提到的“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旅游的目的正是促进民心相通和睦邻友好,如出入境旅游,通过双向交流,不断地促进各国人民的友谊。旅游工作服务于国家的旅游外交战略,在我国的国际合作中,尤其是在中国和东盟的合作里,旅游合作的亮点比较凸显。2017年是中国--东盟旅游合作年,外交部和财政部的亚洲区域专项合作资金资助我院进行中国-东盟旅游合作研究。通过这一合作研究的项目,我们在服务“一带一路”倡议、有力地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方面,做了大量的务实工作。近两年,国际合作的项目越来越多、旅游工作在国家外交中,正在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一、 中国--东盟旅游合作进程回顾与现状评估

一是双向旅游市场交流稳步提升,“中国--东盟旅游合作年”助推旅游合作升级。旅游市场合作从单向流动向双向往来转变。具体来说,改革开放之初,我国主要是发展入境旅游的,华人和外国人到中国旅游,那时是入境市场。随着我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人民群众也有条件到国外去旅行。因此从旅游市场的判断来看,我国从当下的单向流动向双向转变,出境游无疑是良好的市场发展方向。中国和东盟的旅游交往起步较早,双方互为重要的旅游目的地和客源地。早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作为中国的第一批ADS目的地国家,开启了我国出境旅游的起点。近年来,随着中国自由贸易区、南美区域、大湄公河区域等等,以及中国东盟的10+3的合作框架上,都显示出中国--东盟交流不断扩大,双向旅游交往规模也在不断创历史新高。2017年是中国--东盟旅游合作年,在此前一年,也就是2016年的时候,中国--东盟双向市场客流数据大概是3100多万,但是2017年的时候就达到了4900万,由此来看,旅游合作年的推动力度是非常大的。从数据可以看到,中国入境游的15个客源国里,有7个国家是东盟的,如越南、缅甸、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印度尼西亚等。我们的云南、广西等靠近东盟边境的省份的入境游客中,一半以上都是来自东盟国家。二是国际旅游合作也越来越频繁。旅游合作机制从国家层面向地方层面延伸。从国家层面来看,2017年中国-东盟旅游合作年推动了一系列会议及合作,如中缅旅游合作、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一带一路”旅游指南会议等。2019年是中国-老挝旅游年,也是在2017年中国-东盟旅游合作年之后,对十个东盟国家里单独的旅游年,老挝对此支持力度也较大。从地方层面来看,广西和云南在国际合作方面积极性较高。如目前云南推动的澜沧江-湄公河旅游城市合作联盟工作会等,还有三亚推出的“国际旅游城市(三亚)合作论坛”。这些地方省份在旅游合作机制、国际合作方面都做出了积极的努力。三是中国游客满意度稳中有升,但旅游产品有待转型升级。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等为代表的东盟国家,一直都是中国游客评价海外旅游目的地的标杆国家之一。从中国旅游研究院2015年的调研数据分析来看,中国游客对东盟国家的民风、市容、市貌,满意度都非常高,但是,东盟国家中每个国家旅游的发展程度不一,除了新马泰这样的旅游业发展起步较早的国家之外,像老挝,缅甸,属于旅游不发达国家,它的旅游产品还停留在以传统的观光游为主,旅游产品有待转型升级。随着中国游客消费升级的需求,对休闲时尚、更具体验性的旅游项目的服务会更加青睐。由此,中国的旅游企业在和东盟国家合作开发休闲、时尚、富有体验性的旅游产品和服务方面也在逐步实现从观光型向休闲度假型转型升级。纵观东盟内部来看,旅游业发展存在极大的不均衡。马来西亚、泰国两国接待国际游客数量明显高于其他国家。尤其是泰国,东盟区域外游客超过1800万人次,占到全国入境游客数量的73.28%,成为东盟最有吸引力的旅游目的地。而越南、柬埔寨、缅甸、老挝等新兴旅游国家还处于起步阶段,很多资源都有待开发,游客的接待能力有限,接待的规模也不大。四是产业投资初具规模,但市场主体创新还不足。近两年,随着中国客源市场的优势和中国企业在国家倡导的“一带一路”倡议之下,在中国央企走出去的战略背景之下,我国在东盟国家的旅游产业布局也得到了发展。如中国旅游集团,在柬埔寨投资了免税店,这类投资对当地的商业接待环境有较大的提升。还有云南省在老挝投资建设的,万象当地最大的旅游民营企业,共同开发了老挝万象国际商业旅游中心,也是当地最大的CBD,成为当地标杆性的商贸中心。五是边境旅游也更加活跃,旅游边境合作从市场交换向制度创新过渡。我国同东盟国家边境线较长,要开展边境旅游,就要打造边境旅游实验区,跨境旅游合作区,这属于制度上的新突破。随着2018年4月国务院同意设立内蒙古、满洲里、广西防城港边境旅游实验区,边境旅游的合作未来会有很大的发展。


二、 中国--东盟旅游合作的战略构想

一是将中国-东盟旅游合作打造为“一带一路”旅游合作典范。从“一带一路”框架来看,我们的目标是将中国东盟旅游合作打造为“一带一路”旅游合作的典范,在“一带一路”、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和北部湾经济区等国家战略框架下,要充分发挥旅游推动区域合作的示范作用。东盟作为中国最成熟的旅游目的地,中国东盟的旅游交往密切,基于已有的合作经验和现实的基础,从国家层面来说,可以落实到以旅游合作为纽带,加强城市和地方合作。二是将中国-东盟旅游合作打造为周边旅游外交的优先领域。老挝、缅甸和越南同我国的国土相接壤。在加强与周边国家旅游交往,有助于我国周边外交局势稳定方面,旅游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云南和广西,同老挝、缅甸和越南三国的河岸城市,可以积极地开展临国旅游交往,为中国与东盟的官方外交打下良好的民意基础。三是将中国-东盟旅游合作培育为边境旅游实验区、跨境旅游合作示范区发展的重点方向。边境口岸,可以成为中国东盟旅游合作、培育边境旅游实验区、跨境旅游合作区示范区的重点方向和关键支撑。如在广西和云南两省可以培育发展边境旅游实验区和跨境旅游合作区的典范,形成可以推广的标准和规范。通过抓典型,实施以点见面,全面推进两区建设。如云南的西双版纳磨憨口岸和广西的东兴防城港口岸,都具备条件。


三、 中国--东盟旅游合作的具体措施与行动方略

一是重视已有区域旅游合作规划成果的转化、重大项目先行。当前,我院同国家开发银行合作有一些咨询项目,同亚洲区域专家合作资金项目,还有澜湄合作的项目等等,希望通过这些项目,来推动旅游等各部门的衔接,始终强调人的交流,将其作为实施区域互联互通的最终检验者。二是推选一批“两区”建设的典型区域、口岸及节点城市。要发挥口岸城市的优越性,推选一批两区建设的典型的区域,口岸节点城市,通过边境旅游试验区跨境旅游合作区为平台,促进中国东盟旅游合作的深化。如中国云南与缅甸的瑞丽-木姐跨境旅游合作区,中国西双版纳与老挝的磨憨-磨丁跨境旅游合作示范区等,通过便利旅游签证,购物免退税,以及人民币离岸金融,降低投资门槛,简化审批流程等等方面进行综合性的政策设计创新。在旅游线路方面,可以通过目前已经成熟的,如自驾游的旅游线路,覆盖到缅甸、老挝、越南、泰国、柬埔寨的主要节点城市,以及泰国的曼谷清迈,柬埔寨的金边、越南的胡志明市和下龙湾等等。通过口岸和节点城市的合作,来实时地推进我国口岸城市和边境旅游的发展。三是开展联合营销推广机制、地方先行。中国东盟应该开展联合的营销推广机制,地方先行。具体来说可以通过结合一些中国东盟联合形象设计,产品的线路推广,通过一些机制和平台,特别是对于东盟国家,尤其是经济欠发达的老挝、柬埔寨、缅甸等国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推广宣传的工作。四是建立数据交换平台,为企业境外投资提供数据支撑。这也是我们目前正在做的旅游数字化推广项目。依托数据平台的研究成果,促进各方企业在旅游营销平台建立旅游线路组织、产品设计,以及境外投资优先领域和项目梳理、人才培训等各方面的合作,从而推进中国东盟在“一带一路”旅游合作方面的支撑,这是我们从过去到现在,甚至将来的落地的一些更具体的工作的推进。


嘉宾观点

杨劲松:东盟10国是一个整体,但各有不同的特色。无论在政策、经济发展程度、旅游吸引力等不同方面,都各有特色。中国和东盟的互动交流,不仅是在旅游发展方面,同时在文化交流和外交支持方面,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中国现在是东盟最重要的客源国,东盟对于中国来讲也是最重要的客源地之一。东盟对于中国的入境旅游来讲,还处于初级阶段,未来,它的重要地位会越来越凸显。中国和东盟的旅游合作,涉及到人员交流、市场交换、资本合作等诸多方面,中国的旅游企业会更多地走出去,全方位地参与到各项旅游要素和旅游服务的提供。


朱舜楠:东盟作为重要的旅游目的地和客源地,一直是中国旅游集团海外投资关注的重点区域。近些年,集团也不断加大与东盟的合作,如在泰国成立合资旅行社,在柬埔寨开设了三家免税店,近期与德天瀑布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德天瀑布位于中越边境,未来和越南也可能开展进一步的合作。集团十分重视东盟地区的投资研究。去年启动的“一带一路”南线重点国家旅游投资及业务拓展战略研究”课题中也包括泰国、老挝、缅甸等国家的研究。从企业的角度看,未来与东盟的合作可以从以下三方面展开:一是增进中国旅游企业与东盟本土企业合作,为出境游的中国游客提供更贴心的服务。东盟是中国出境游最主要的目的地之一,由于距离近,选择自由行的游客越来越多,但自由行的游客到了当地由于语言不通、对当地环境不熟悉可能遇到各种问题,旅行的体验不一定特别好。对于这一问题,我们的企业可以与当地的企业合作成立合资旅行社,为中国游客提供当地的接待服务,通过落地成团的模式为中国游客解决旅行中的实际问题,提升旅游体验度。二是将东盟作为发展中国入境游重要的客源地。服务业的贸易逆差近些年一直没有太多的改善,旅游的贸易逆差最大,随着制造业贸易顺差的减小,发展入境游是保持贸易平衡的重要策略之一。我们可以关注两类游客,一类是东盟的本地游客,引流东盟本地游客可以发挥香港的作用,香港是东盟出境游重要的目的地之一,每年大概能吸引300-400万的东盟游客,借助粤港澳大湾区的政策和交通便利性,将到了香港的东盟游客吸引到珠三角九市旅游。另一类是到东盟的外国游客,东盟每年聚集了大量欧美、日韩等国家的国际游客,他们平均停留时间长,在东盟国家之间旅游流动性大,可以通过一些联合推广的方式,将这些游客引流到西南地区旅游。三是以东盟地区为试点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我们国家已经与东盟国家尝试人民币结算,但范围不大。随着旅游合作的进一步深化,市场规模的进一步扩大,旅行社在东盟业务上采用人民币报价,同时在机制设计上,充分发挥香港海外离岸中心的优势,为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探索路径。


宋子千:一是中国和东盟的旅游合作要从整体上考虑,也要做一些具体区分。东盟国家内部差距较大、发展极不均衡,既有新加坡等发达国家,也有老挝、柬埔寨、缅甸等经济水平较低的国家,这使得我们在合作的时候需要有针对性地制定不同的方针和政策,考虑到不同的国情。二是旅游合作是有风险的。我们对国内区域旅游合作的研究已经相对成熟,如资源共享、市场互拓、共同开发等。但涉及到国际旅游合作,政治关系等就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如果进行大规模的旅游投资建设,会有一些潜在的风险。如何有效的规避风险,也是我们要考虑的重点。三是和东盟的合作要充分考虑到对方的意愿。不要觉得反正是我输送客源、进行投资就是好的。合作是双方行为,任何单方的行为都无法达成意愿。不仅是政府的意愿,还包括老百姓、企业的意愿。四是中国企业在对外旅游投资时,采取什么样的路径是需要考虑的。要走出我们自己的路子,不要重复过去西方国家对发展中国家旅游投资“旅游飞地”的老路。




                                                                                                  本期责编:  李时慧  中国旅游研究院博士后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旅游研究院 网站管理:国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备11009676号
管理员邮箱:webmaster@cnta.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