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斌:讲述国家记忆,构建旅游形象_中国旅游研究院
首页 > 专题研究 > 戴斌:讲述国家记忆,构建旅游形象
戴斌:讲述国家记忆,构建旅游形象
    2018-8-3 8:37:04     字号:[    ]

  8月3日,由中央新影国际传媒等机构联合主办的“首届嘉陵江文化旅游产业论坛”在北京梅地亚中心举行,戴斌院长应邀出席并做了题为“讲述国家记忆,构建旅游形象”的主旨演讲。全文如下:



  谢谢杨书华导演给了我一个走进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零距离接触新影人的机会。

  源于延安电影团的“皇家摄影队”用了八十年的时间,既保存了国家影像,也建构了几代人的记忆。说句不怕暴露年龄的话,小时候看露天电影,每次搬个小板凳早早地去占位子,就是为了有个好的角度看正影前面的《新闻简报》、《今日中国》和《世界见闻》。正是从这些黑白或彩色的影像中,我知道了毛主席在书房会见了尼克松总统、外交部长姬鹏飞到机场迎接西哈努克亲王;知道了陈竟登顶的珠穆朗玛峰、周恩来总理访问的非洲十国;也知道了红旗渠、成昆铁路、南京长江大桥,这些可与金字塔、胡佛大坝、阿波罗登月相比拟的“Mega”,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个词标志着纪录片的内在精神和共同价值。



  随着时代的变化,广大城乡居民的休闲娱乐从看露天电影到“给我一座房子,让我看电视”,新影人迎来了历史转折期。1993年,新影整建制划入中央电视台,转向风景名胜、动物世界、证券资讯和老故事等主题的电视节目创作。尽管辉煌不再,但是一代又一代的新影人仍然在坚守着,连同42000本胶片、42万分钟长度的纪录电影资料,已经成为国家历史影像档案馆。去年来梅地亚中心录杨导的《新三峡》,看到花白头发的摄影师、灯光师和道具师,在简陋的摄影棚里专心致志地工作着,一时百感交集。

在此,请允许我以旅游的名义,向共和国新闻电影人致以深深的敬意!

  在中国梦不断成为现实的今天,人民需要中央新影记录时代的影像,重建国家的记忆。“一生太短,一瞬好长”,所以我们用影像来记录个人和时代的历史,来构建国家和时代的记忆。纪录片,特别是生活纪录片的宗旨是关注历史,记录人文,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每一位讲述者都会有自己的立场与价值观,以至于J·格里尔逊宣称“我把电影院看成一个讲坛,并以宣传家的身份来利用它”。当代中国的休闲、旅游、体育、电影、电视、戏曲、文学都已经完成了大众化转型和消费主义重建的历史进程,或者处于不可逆转的大众化进程之中。我们需要商业电影,需要自己的“梦工厂”来满足广大人民不同层次、不同类型、不同诉求的精神生活和文化需要,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新时代的纪录电影运动,需要中国自己的《飘网渔船》、《交接点》和《深海探奇》、《迁徙的鸟》,需要当代的《四万万人民》、《延安和八路军》。



  当然,无论是时代的记录,还是国家的记忆,都不可能只是主色调的宏大叙事,还要是国民的、大众的、多元的微观感知。前几年在各大视频网站热播的纪实电影作品《远去的城市》,以张平导演对社会最底层的真实人物进行跟拍,讲述了卖煎饼的刘阿姨、建筑工人老陶以及收废品的王军,三个人物以及他们所代表的群体的真实生活。因为他们,南京之于我才不再只是中山陵、秦淮河、夫子庙的南京,不再只是天下文枢、青奥会、国家跨境电商试验区的南京。也因为他们,南京对于国际国内的游客才是一座有温度也有质感的城市。

  在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的今天,人民需要中央新影讲述旅行的意义,传播目的地形象。值此网络社交平台日益成为旅游资讯传播主渠道的今天,我们仍然不能忽视纪录片,特别是电影纪录片在重大事件、重要场景和大尺度空间的形象传播方面的重要作用。从早期的报刊杂志、电视、户外、地铁和电梯广告,到微博、微信和抖音等线上媒体,旅游目的地宣传和形象传播方式已经高度多元化了,并催生了一些网红景点。可是对于奥运会、冬奥会、一带一路高峰论坛这样的大事件,对于大运河、长城、故宫、小蛮腰、两江新城,乃至一座城市和一个国家这样宏观尺度的目的地来说,纪录电影和故事电影仍然是必不可少、最为有效的价值载体和传播媒介。我们需要着眼于自然和历史文化遗产新视角的《大黄山》、《新丝绸之路》,需要着眼于优秀传统文化挖掘的《舌尖上的中国》,更需要着眼于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中那些承载人类共同价值的当代生活。高峡出平湖的新三峡、南水北调的南阳枢纽工程、探索浩渺星空的天眼(FAST),还有京沪高铁、318国道等既承载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价值,又满足国民休闲和观光游览需要的人文诉求,如果这些能够进入当代电影纪录片的创作视野,该是一件多么令人欣慰的事情。事实上,地方政府和相关机构出于文化建设、城市形象和目的地宣传推广的多重需要,是有这个诉求,也愿意加入到这个进程中来的。

  在品质和调性重归日常的今天,人民需要中央新影传承工匠精神,引领服务水准。朱自清先生说,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有风味的。可是总感觉抖音这样的“小睡”有了,活跃丰富了国民的日常生活,《三峡人家》这样的影片却少了。没有关关雎鸠、蒹葭苍苍的“风”,固然成不了《诗经》,可是没有了“雅”与“颂”,《诗经》还是承载中华文明之源的《诗经》吗?需要关注的是,在市场化和商业化大潮冲击下的今天,工匠精神也好,服务品质也好,都是需要市场和预算支撑的。相对小众、面向未来的国家纪录片的市场在哪里?资金从哪里来?如何吸引年轻一代的艺术家和电影工作者加入到纪录片事业中来?不可能都像吴天明导演那样为了《百鸟朝凤》而下跪吧。在此,我们郑重吁请国家电影基金向纪录片倾斜,旅游业支持当代电影纪录片创作发展,也衷心希望新影人面向市场,面向旅游,创作出更多更好的《嘉陵江》。



  今天,无论是《探索(Discovery)》,还是《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其所纪录的黄石公园、胡佛大坝、帝企鹅、非洲动物大迁徙,均已成为人类共同的记忆,以及中产阶层的探险、度假和研学旅行的目的地。总有一天,我们说起中央新影,脑海中会浮现出嘉陵江两岸的壮丽风光,会思想起丝绸之路的多彩人文,会跟着纪录片去旅行。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旅游研究院 网站管理:国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备11009676号
管理员邮箱:webmaster@cnta.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