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斌:论新时代红色旅游理论建设与实践探索_中国旅游研究院
首页 > 专题研究 > 戴斌:论新时代红色旅游理论建设与实践探索
戴斌:论新时代红色旅游理论建设与实践探索
    2018-2-5 11:53:12     字号:[    ]


    值此社会各界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南湖重要讲话的今天,特别是红色旅游三期规划正式启动的今年,我们在红船精神发源地的嘉兴,召开红色旅游座谈会,站在嘉兴角度看全国的红色旅游发展,在全国旅游发展理念下思考嘉兴发展,站在嘉兴,可以说躬逢盛世,正当其时。

    在过去的一年中,红色旅游取得了长足的进展和巨大的成就。2017年,纳入信息报送系统的18个红色旅游重点城市和109家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共接待游客8.01亿人次,同比增长13.30%,全年实现旅游总收入4719.2亿元,同比增长22.14%。按可比口径,红色旅游投资总额同比增长25.07%,较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高出近18个百分点。除了这些经济数据以外,我们尤其需要关注的是游客年龄结构和地区结构的变化,游客平均年龄比往年更低了,平均只有35岁。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变化,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红色旅游的过程中接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认同国家记忆,感受历史进步和时代变化。我们还注意到包括外国人、港澳台、海外侨胞在内的境外游客同比增长18%,这是值得中央和地方高度重视的,这意味着国际社会不再满足于从媒体上、从二手资料上了解中国,他们还希望实地感受中国,探究这些年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背后的逻辑,特别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逻辑。数据表明,红色旅游在政治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国际影响力等各个方面都取得了伟大的历史成就,红色旅游在过去发展中,我们没有辜负时代的重任,没有辜负党中央的期望,我们有理由为这些成就而自豪  

    进入新世纪不久,中央在分析研判国际国内形势,特别是1999年10月1日开始,结合大众旅游兴起的时代背景,作出了发展红色旅游的战略部署,并从政治工程的高度加以统筹谋划。2004年开始,中央共发布和实施了两期规划,对红色旅游的指导思想、部门任务、区域协调和项目投资做了系统规划。回过头来年,这个顶层设计的战略引领性是非常明显的。在中宣部、发改委、文化部、住建部和旅游局等红色旅游领导小组各成员单位、包括嘉兴在内的各级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特别是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红色旅游的一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指引下,可以说红色旅游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工程,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就,也形成了包括嘉兴在内的样本。到目前为止,全国共建成红色旅游经典景区300处,近600家。我们关注到,在过去的14年里,红色旅游市场渗透率超过16%,这就意味着每一百个游客中就有至少16个体验了红色旅游。要知道,2017年的国内旅游和入境旅游的市场规模分别50亿和1.4亿,年轻人越来越多,能够取得如此成就确实了不起。

    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红色旅游发展的主要任务是: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南湖重要讲话和关于红色旅游的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以高度的政治意识和时代紧迫感,举全党之智和社会之力,全面落实红色旅游三期规划,大力推进红色旅游理论建设和实践探索

    红色旅游应当也可以成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治国理政理论的有机组成部分。

    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深化新时代红色旅游的理论体系,特别是理论内涵。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忘记我们从哪里来?我们的根脉在哪里?初心和使命是什么?十九大闭幕仅一周,习近平总书记就带领中央政治局常委瞻仰一大会址和南湖红船,他强调:“上海党的一大会址、嘉兴南湖红船是我们党梦想起航的地方。我们党从这里诞生,从这里出发,从这里走向全国执政。这里是我们党的根脉。”这是第一次提出“党的根脉”概念。“只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奋斗,才能让中国共产党永远年轻。”红船精神,就是新时代红色旅游理论创新和实践探索的思想基础和根脉所在。发展红色旅游,就是要构建新时代的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就是要旗帜鲜明地弘扬延安精神、井冈山精神、红旗渠精神、铁人精神、雷锋精神、全国人民大团结精神,在这一点上,我们不能有任何的动摇,要向国际社会,向红色旅游主管部门、相关机构、包括企业和广大游客旗帜鲜明地提出来:红色旅游的本底必须是红色,必须承载着国家的主流价值和中华民族的共同命运。

    当然,红色旅游理论内涵也应当是与时俱进,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丰富的。党章明确要求党的干部“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开拓创新,认真调查研究”。我们看党的建设初衷是什么,就是要让人民群众过上富裕的生活,让我们国家独立富强。习总书记在南湖重要讲话中强调红船精神,更强调时代精神,今天发展红色旅游,既要让人们看到过去的艰苦,也要让他们感受到今天的幸福,更要认同和了解总书记所说的“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道理。昨天的现场调研,我看到了大云镇的缪家村,真正实现了老有所养、幼有所教、青壮年有美好的工作和生活。我还看到了巧克力小镇打出“甜蜜党建”的旗帜,能够感受到每个人都很有共产党人的“精气神”。这些新的事物、新的现象,我看可进入红色旅游的理论体系的建设范畴,并进行专题研究。

    新时代的红色旅游理论体系应当是开放的、面向世界的、面向未来的。任何一个国家对国家的记忆,对共同的意识形态都有精心的布置,无论是俄罗斯对伟大的卫国战争的纪念,欧洲各国对诺曼底登陆的反复歌颂,美国对阿灵顿国家公墓和夏威夷亚利桑那纪念馆的敬畏,澳大利亚对战争纪念馆、新加坡对牛车水等国家记忆承载地的高度重视,可以说没有哪一个国家不尊重珍视自己的历史,不缅怀他们祖先奋斗的精神。无论是辉煌的胜利,还是困难的经历,都构成了国家记忆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化基础。正如列宁所指出的那样,“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通过这些国家记忆,来凝聚国家共识,推动国家进步与发展是世界性潮流。

    我们既要借鉴和学习不同国家和地区对国家记忆建构的经验,也要学习他们讲好历史故事的方式方法。我们要搞好新时代的红色旅游,需要用开放的思维,学习借鉴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好的经验和做法,主动把红色旅游纳入到人类文明共同体和全球治理机制建设当中去思考。我们欣喜地看到,嘉兴已经先行一步,做了大量的探索,浙江省委正在建设浙江红船干部学院和红船精神研究院,并围绕贯彻落实习总书记南湖重要讲话精神和红色旅游做了一系列部署,包括今天的会议,应该说都是新时期红色旅游理论探索先行一步的做法。这些都是新时期红色旅游理论建设的实践基础,希望嘉兴能够成为全国红色旅游理论建设高地,在红色旅游内涵深化、外延扩展、创新开放等方面不断总结实践和创新理论,才能引领未来,对全国起到率先示范的作用。

    抓好理论建设的同时,红色旅游更要面向新时代,不断探索实践。

    在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南湖重要讲话精神,推动红色旅游发展实践的过程当中,我们要在理论的指引下,做更加多元的新型探索。要千方百计地让更多人参与到红色旅游当中来,这就需要我们用全域的思维,将红色旅游景点建设推向红色旅游目的地建设。比如说南湖,既可以看红船、游革命纪念馆,也可以看甜蜜小镇,把红色旅游和养老、研学、娱乐、休闲度假等各种旅游形态结合起来。对于党员干部,当然要以直接教育和正面教育为主。对广大游客,应该鼓励红色旅游和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相融合。无论是市场推广,还是项目投资和目的地建设都不要追求表面上的、形式上的纯而又纯的红色旅游,只要是来到嘉兴这样的红色旅游城市,就是在接受红色教育,就是在提升综合素质。在规划推广红色旅游过程中,不要与其他的旅游割裂开来,而是要在分工的基础上形成合力,即专项规划、统筹推进。嘉兴旅游委的张硕同志说,他们正在做嘉兴新的旅游形象设计,既有红船的元素和符号,又兼顾乡村游、水乡游和端午游等细分市场的需要,就是很好的探索。我们尤其要重视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参与到红色旅游当中来,没有年轻人发自内心的参与和认同,红色旅游的政治目标就无法实现。这需要做详细的市场调查和系统的市场研究。以前的规划对红色旅游资源做了详细的普查,对项目建设了做了很多财务上的安排,但是对于游客到访动机、消费评价和未来需求等市场研究不够。我去年广州讲都市旅游说过:游客要的是生活,我们给的却是景观;游客要的是触手可及的温暖,我们给的却是记忆。现在看来,我们对红色旅游的市场研究确实不够,数据支撑不够,现在是补课的时候了。

    在市场拓展方面,还要重视港澳台同胞和外国人市场,红色旅游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随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步伐,越来越多海外政商各界对中国充满了好奇,他们越来越重视和尊重中国的特色文化,愿意接纳并加入到中国逐步构建的话语体系当中。我们既要抓世界范围内的党政交流,将过去的历史经验,将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用来分享、吸引政要、智库和公共机构来访,也要定期举办“红色旅游与国家记忆国际峰会”,定期发布主题研究报告和市场数据。在这方面中国旅游研究院和国家旅游局数据中心愿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也要抓好工商企业高参培训和国际非政府组织的培训会议、培训市场拓展的工作,还要做好世界范围内青年人的工作,用中国梦吸引他们来。可以和俄罗斯、古巴等国家进行红色旅游合作开发,也可以和美国发展红色旅游的交流合作。艾奥瓦州小城马斯卡廷市将习主席30年前访美期间曾经住过的民宅命名为“中美友谊屋”,免费向公众开放。类似的做法,我们也可以学习借鉴。

    红色旅游产品要注重加强游客的现场体验感和时代感。这包括产品的本身,也包括产品的表现形式和言说方式。红色旅游固然需要有强烈的体验感和历史感,但如何用游客听得懂的语言来讲述这些故事,这方面做的还不够。最近热播的《风筝》、《伪装者》等谍战片,以及《建党大业》、《建军大业》等电影,如果没有符合时代特征的表现形式,没有严肃的号召力的,没有明星加盟,没有市场化的网络推广。很难达到这么好的传播效果。只有让游客感兴趣了,才有可能激发到访动机。在体验感方面,购物也可以成为红色旅游的一种表现形式,美食、艺术、时尚也可以融入进来啊!人们体验红色旅游,可以通过历史纵深对比感受到当下美好生活的来之不易,更加珍惜当下。俄罗斯青年举行婚礼,青睐到红场拍摄婚纱照,澳大利亚青年学生们热衷到战争纪念馆举办成人礼,那种庄严的仪式感终身难忘,是无比震撼人心的。这就要红色景区和纪念场所建设必须是开放的、方便的、欢迎社会游客进入的,不能弄得高高在上,让人敬而远之。

    特别是解说系统,既要强调国家层面的宏大叙事,又要强调普通人对战争苦难的情感共鸣。这方面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也是值得我们探索的。我们在审视战争带来的苦难记忆时,对每一个生命要有敬畏的心态,任何国家、任何时候对生命的敬畏,对逝去美好的记忆,都是人类共同的价值,离开这一点用居高临下的方式去谈论红色旅游,可能会导致我们在国际上无法对话。我们固然不能消费苦难,也不能一味地沉溺于苦难,在中国民族争取独立解放的进程中,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当中,时时刻刻都会有牺牲、都会有付出,但是付出和牺牲的目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让后代过得幸福?这就是初心,就是共产党人的使命,也是红色旅游理论建设和实践探索的根脉所在,是来路,也是归途。

    谢谢大家。

    作者:戴斌

    来源:中国旅游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旅游研究院 网站管理:国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备11009676号
管理员邮箱:webmaster@cnta.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