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衡量的旅游就业与扶贫及其中国的贡献——在第六届UNWTO国际统计会议上的发言_中国旅游研究院
首页 > 专题研究 > 可衡量的旅游就业与扶贫及其中国的贡献——在第六届UNWTO国际统计会议上的发言
可衡量的旅游就业与扶贫及其中国的贡献——在第六届UNWTO国际统计会议上的发言
    2017-6-22 15:35:11     字号:[    ]

尊敬的各位来宾

    旅游是在一定的社会经济条件下产生的一项综合性社会活动,刚刚来自UNWTO、欧盟统计处等机构的专家,分别从不同维度阐释了旅游之于区域就业、社会进步等方面的促进效应。我想,这些论述在中国同样成立,只是作为一个幅员辽阔、地区发展不均衡的发展中国家,旅游对中国就业和扶贫的作用及其计量需要在视角、方法等方面有所差别。近年来我和我的团队在有关方面进行了持续的研究,在此向各位国际同行分享一些我们的研究成果。

    一、旅游托起数千万百姓的中国梦
    生活就是一个不断需求的过程,旅游作为短期的异地生活,是需求在时空上的聚集,因为这一需求在异地聚集,其满足的过程就意味着非常彻底的规模化市场交换。在中国,这一交换的一端可能是大量先富起来的市民,另一端则包含了大量欠发达地区的贫困人口。特别是在很多这样的欠发达地区,农业生产率提升空间极为有限,工业生产在去产能、去库存的当下也难有普遍性机会,金融、物流等其他服务业更是不具备足够的产业条件,唯有其独特的自然风光、文化习俗等旅游资源容易获得市场出清。目前,中国70%的优质旅游资源分布在中西部地区、边境地区和革命老区等贫困地区;在832个贫困县中,有近300个县属于国家主体功能区的限制开发县,经济发展落后却生态环境良好,是名副其实的“好山好水好风光”;在中国12.8万贫困村中,至少有50%具备发展乡村旅游的基本条件。毫不夸张地说,在中国相当多的落后地区,旅游成为带动本地就业和促进农民增收的希望归集
    还需要强调的一个现实是,中国的纺织服装、外贸加工、建材、日用品生产等广大百姓有机会共同参与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最早在东部地区聚集,解决了本地就业,实现了先富来来的同时也获得了更大程度的共同富裕。相比之下,中西部很多欠发达地区,依托其丰富的金属矿藏、石化能源等资源,却发展起了一批批资本密集型产业,表面上看地区GDP有很大长进,实际上本地就业和百姓增收明显滞后,地区内生发展能力严重不足。中国已经步入工业化中后期,特别是随着科技发展,如机器人在生产线上的更多使用,很多欠发达地区已经错过了让本地居民广泛参与工业化发展的窗口期。坦率地说,中国很多落后地区下一波经济发展和就业提升的风口,并不是东部地区落后产业向这些地区梯度转移,而是抓住中国人消费升级的契机;抓住城市化发展后越来越多市民与自然和乡土文化之间的疏离感越来越强,恰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欧美人一样,想要到郊乡村等欠发达地区去消除这种疏离感的契机,让更多人参与旅游发展并分享旅游发展的红利。事实上,这一经济风口已经劲风习习,2010年中国外出农民工数量增速为5.2%。2011年到2016年增速逐年下滑,分别为3.4%、3%、1.7%、1.3%、0.4%、0.3%,这留在本地就业的百姓有相当比例从事了旅游事业。中国目前有超过200万家农家乐,按照每家农家乐3人从业保守计算,中国农家乐吸纳就业人口达600万。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通过引导和支持贫困地区发展旅游使约1200万贫困人口实现脱贫,约占中国7017万贫困人口的17%。到2020年,在中国建成6000个以上乡村旅游模范村,形成10万个以上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特色村、300万家农家乐,乡村旅游年接待游客超过20亿人次,受益农民5000万人。
    “中国梦”除了全面小康,还包括精神生活富足。旅游除了带来物质上的扶贫,更能带来精神层面的扶贫。在更多的时候,失业和贫困并不是因为缺少物质资源,而在于观念和知识落后。如哈耶克归纳的,人能变得聪明,是因为存在着可供他学习的传统,但这个传统并不源于对所观察到事物进行的解释,而是源于其做出反应的习惯和模仿。落后地区居民通过观察和模仿,特别是按照发达地区游客相对高级形态的需求换位思考并提供旅游商品和服务,最为直接和有效地解决思维贫困。尤其是对于很多失去系统教育机会的成年人来说,从事旅游业成为其习得知识的难得机遇。可以骄傲地说,旅游是最根本、最有效的思想扶贫的重要途径。
    二、旅游就业与扶贫的宏观度量需要方法创新
    我们眼见和听说过很多旅游就业和扶贫的中微观案例,从一家民宿带动几个直接和间接就业,到一个社区通过发展旅游创造了多少经济和社会效益。但是在更大的地域级别上,可能除了按照旅游卫星账户的范式要求进行大规模抽样就没有太多办法。可是即便是投入较多人力物力的大规模抽样调查,既难解决旅游就业间接带动规模的问题,毕竟旅游特定产业上游产业就业及其属于旅游的份额无法穷尽调查。特别是像中国这样大大国,全面调查的难度可想而知;也难解决不充分旅游就业的扣减问题,比如有的机构和学者指出一个旅游就业能带动3个、5个甚至11个就业,实际上这些被纳入的带动就业,一定比例是季节性、临时性就业,实在不能算作一个完整的旅游就业。
    我和我的团队另辟蹊径,先是将旅游卫星账户方法与投入产出法结合,按照同一性假定,即旅游特定及相关产业为居民和游客提供的同类产品和服务不存在差异,游客消费的这些旅游特定和相关产品和服务的价值比例与对应产业属于旅游就业的比例相等;以及遵照投入产出表关联的国民经济各产业间的生产消耗定额,通过依照旅游卫星账户调查数据改造投入产出表,进而通过科学手段解决了以上所述全链条调查障碍和非充分就业扣减的难题,相对快速有效地度量旅游就业的直接和间接带动规模。我们还结合电信运营商手机信令数据,通过定位居民惯常环境,计算考察期内赴非城市核心区和非典型景区的满足旅游时空属性的旅行者规模,并结合随机短信抽样调查从旅游动机入手扣减非游客比例,得到整个中国以及各省乡村旅游游客人次和消费规模,下一步我们将结合贫困地区的位置、贫困发生率等信息,计算旅游对中国及具体到各个省贫困地区就业、扶贫的量化数据,将为今后中国旅游宏观调控提供更加证据确凿的科学支撑。
    三、中国旅游业吸纳了全球约四分之一的旅游就业人口
    经过我们的测算,2016年中国旅游业提供了2813万个直接就业岗位,约占全球旅游直接就业人口的四分之一。另外还提供了约5100万个间接就业岗位,直接和间接就业总量占中国就业人口的10.26%。具体到一些传统旅游业态,除了数百万农家乐从业人员,目前中国约2.8万家旅行社从业人员为达35万人。截止2016年6月底,中国导游人员持证人数为85万人;根据国家旅游局饭店统计管理系统填报数据,2014年星级饭店从业人员达136.2万人;国家旅游局景区管理系统显示,2015年中国A级旅游景区从业人员为122.9万人。
    创业创新拉动旅游就业方面,中国经济型酒店门店家数超过1.7万,员工总数达20万;2016年1月,中国大陆客栈民宿总数达42658家,从业者近90万人;携程、同程旅游、去哪儿网、途牛旅游、驴妈妈等全国性及区域性旅游电商,从业人员约为12万人;在线旅游交通领域,截止2016 年4月,仅滴滴平台上的专快车、顺风车、代驾的司机人数超过1330万,其中有女性群体、下岗工人、退役军人及艰苦创业者等。除直接就业之外,滴滴平台还创造了超过2万人的间接就业岗位。根据统计,伴随着滴滴平台发展成长起来的创业创新企业,截止目前总共有4000多家,这批企业解决了超过2万人的充分就业。根据滴滴出行创造就业人数和所占市场份额推算,中国移动出行平台创造的直接就业人数约为1598.56万人。旅游扶贫方面,据山东、陕西、福建、宁夏等省区测算,一个普通村民通过参与乡村旅游接待服务,平均每年可增收1-2万元。“十二五”期间(不含2015年),中国通过发展旅游带动了10%以上贫困人口脱贫,旅游脱贫人数达1000万人以上。
    中国就业和扶贫是世界经济社会发展的大事,仅“十二五”期间通过旅游脱贫的人口就相当于葡萄牙一个国家人口总数,目前整个中国直接和间接旅游就业人口数与德国人口总量相当。中国旅游在就业和扶贫的任何成就,都是世界旅游的丰功伟绩,我和我的团队将继续开拓创新,始终致力于科学刻画和记录世界旅游的惊人功绩。

    作者:我院旅游统计与经济分析中心副主任马仪亮博士   
    转载请注明来源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旅游研究院 网站管理:国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备11009676号
管理员邮箱:webmaster@cnta.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