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旅游的大数据与小故事——全国红色旅游专题会发言大纲_中国旅游研究院
首页 > 专题研究 > 红色旅游的大数据与小故事——全国红色旅游专题会发言大纲
红色旅游的大数据与小故事——全国红色旅游专题会发言大纲
    2017-5-4 11:12:01     字号:[    ]


尊敬的国家旅游局魏洪涛副局长,

各位领导、同志们,

    2004年中央号召发展红色旅游,在2004-2010、2011-2015两个规划纲要的推动下,2015年全国红色旅游人数达到10.27亿人次,红色旅游景区达到249个,综合收入达到2611.74亿元,取得了显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红色旅游已经成为党和人民群众密切联系的重要渠道,成为加强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重要载体,成为促进革命老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途径。这与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高视重视和决策领导、国家旅游局的主动作为、各级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配合分不开的。目前正在实施的是第三期红色旅游发展规划,相信这次会议成果将进一步推进红色旅游的繁荣发展。

    在国家旅游局党组的领导下,我和中国旅游研究院、国家旅游局数据中心的同事们负责包括红色旅游在内的旅游发展战略研究、旅游统计与数据分析工作。关乎宏观叙事的大数据(Macro data)之外,我更愿意与同志们分享一些微观的和结构性数据。

    红色旅游的发展目标是充分显示伟大民族精神,特别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和战争时期的重大事件、重大活动和重要人物事迹的历史文化遗存,彰显红色记忆。我们先来看一组红色旅游景区与红色记忆其它载体,比如影视剧的对比数据。2016年,全国排名前五位的红色景区,即中山陵、岳麓山风景区、圆明园、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和红岩联线红色旅游系列景区共接待游客3980万人。这些景区均分布在一线城市和区域中心城市,有园区风光和国际曝光度。地处革命老区的典型红色旅游景区,其游客接待量相对较少。遵义会议纪念馆是451.5万人,延安革命纪念馆是208.7万人。我们再看近两年上映的《潜伏》、《风声》、《暗算》、《伪装者》、《麻雀》等红色谍战剧,掀起一轮又一轮收视热潮。尤其是后两部电视剧,凭借胡歌、王凯、李易峰等备受年轻一代追捧的偶像演绎,加上网络传播手段,更是成为《建党伟业》、《建国大业》之后的现象级作品。《伪装者》的网络播放量日均过亿,《麻雀》网络总播放量就突破了100亿。与记忆直接相关的数据还包括二次传播、口碑、评论在内的舆情热度。百度旅游的数据表明,与热门景点数千条的评论存量相比,典型红色旅游景区的游客评论则相对很少,比如延安革命纪念馆的评论,就不足200条。而《伪装者》的豆瓣评分高达8.3,首播结束时网上话题讨论量超过20亿。在年轻人、移动互联和文化创意日渐成为社会生活主流的今天,适时跳出纵向比较的历史数据和静态展示的记忆载体,看看我们的教育对象是谁?研究他们的日常生活和价值取向是什么?理性分析红色旅游的目标与现实的差距有哪些?对于贯彻落实好红色旅游三期规划,无疑是有借鉴意义的。

    发展红色旅游,强化记忆认同是世界各国普遍实施的战略行为,与战争有关的历史遗存和博物馆更为常见。我们来看与此相关的几组数据,北京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美国新奥尔良国家二战博物馆和卢森堡国家军事博物馆。蚂蜂窝的网络评论中与军博相关者共有932条,应当不算少了,但是要知道故宫等热门景区在本网上的评论有上万条。美国的二战博物馆在猫途鹰(TripAdvisor)的点评量则接近2万条,与尼亚加拉大瀑布的评论量处于同一量级。卢森堡的军博以其数百万条评论,保持了与本地热门景点如博客要塞、大公宫殿相同的热度。对既有评论做进一步的热词分析,国外军博评论关键词前三位依次为:真实的(realistic)、印象深刻的(impressive)、有趣的(interesting)。值得关注的是有游客提及美国的军博,除了图片展示、布景展品陈列及影视作品循环放映外,还会为游客随机分配一名二战老兵,现场讲解二战故事。他们可能不再年轻,也不会背诵导游词,却因为真实和朴素让游客切身感受和体验战争的种种,感悟生命、向往和平。我们的军博评论排名前三位的关键词分别为“知识”、“爱国”和“教育”,相当于严肃、规范的课堂教育在校外的延伸。由是出发,我希望红色旅游国际交流不仅仅是需求侧的交流,让出境游客去参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故里,也不是去给当地送伟大的铜像,而是在遗址保存、展馆陈列、解说词撰写、活动策划等方面,促进专业人员在理念、规划、设施和技术方面的深层次交流,经由红色旅游促进共同价值(Common Value)的形成。

    发展红色旅游对当地具有直接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对基础设施较为落后的革命老区而言,尤其如此。 据不完全统计,遵义市的红色旅游资源近百处,红军长征革命旧址、战斗遗址62处,其中,3处列入国家4A级景区、2处列入贵州100个重点景区。2015年,遵义市红色旅游共接待游客1946.6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47.7亿元,分别是“十一五”期末的2.69倍、2.51倍。在提升当地居民收入水平的同时,红色旅游也为当地劳动力转移及新增就业开辟路径。安徽省祁门县2016年的红色旅游直接就业人数248人,间接就业人数达1326人,就为带动系数为5.35。这只是一个县的数据,对于更大区域,更具影响力和知名度的红色旅游目的地而言,这种间接带动就业的效应可能会更加明显。从红色旅游发展评价方面来看,游客和当地居民对红色旅游发展感知还有一定差异。以安徽六安红色旅游景区为例,游客认为旅游项目与产品体系、旅游基础设施、旅游商品等方面还有待提升。社区居民普遍认同红色旅游发展对社区经济带来的积极影响,但也存在居民参与不足、当地生态与人居环境破坏(物价上涨、拥堵)等不容忽视的现实问题。这说明红色旅游的游客在社区参与度方面,我们还有进一步的努力空间。

同志们,

    数据表明,红色旅游的爱国主义教育固然要以历史的真实性为前提,以革命英雄主义的宏大叙事为导向,但是也要着眼于时代,放眼于世界,用年轻人听得懂,也愿意听的语言,讲述好新时期的红色故事。客观地讲,现在各地的红色旅游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传统有余、时代感不足,规划、展示和宣传方式陈旧,年轻人少感甚至是无感的现实问题。既有的红色旅游景区着重展现从1840年鸦片战争,重点是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的革命先烈的英勇事迹,宣传英雄主义、弘扬爱国精神。解说词基本围绕一些惊心动魄的宏大叙事展开,有斗争残酷性的宣染,有胜利辉煌的舒畅,以达慎终追远之目的。在第一、第二和第三代群体里,这种宣传教育的方式是恰当的。可是等到00后、10后长大,再听这些似乎遥远的历史可能会感觉“隔”了。面对全面进入小康社会,受流行文化影响颇深的年轻人,如何言说新时期的红色旅游故事,是我们这一代的历史使命和现实责任。

    我们要学习、贯彻、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红色旅游的重要讲话。坚持发展红色旅游的根本在于大力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管社会如何发展,时代如何变迁,这个根本点不能变。变了,就不是红色旅游了。当前的主要任务是落实好中央决定的《2016-2020年全国红色旅游发展规划纲要》和国务院发布的《“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有关红色旅游的具体要求,深入挖掘红色旅游思想内涵,不断丰富发展内容,全面提升发展质量,进一步推进红色旅游上层次、上品质。在完善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体系的基础上,着力提升红色旅游的教育功能。通过“旅游+”,发挥红色旅游在扶贫、区域发展及城乡建设等方面的积极作用。

    我们还要善于讲好红色旅游的故事,让受众,特别是广大青少年有获得感。年轻人的爱国主义教育并不能只有靠宏大叙事,不能简单重现历史场景,一味庄重严肃地教育。教育者和被教育者要有平视感,要有细致、真实、鲜活的言行去打动人心。这些年来我在国际上跑了很多地方,特别是欧洲、北美、日韩、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和地区,也多次参访过与我红色旅游相类似的景区景点,像夏威夷的珍珠港、莫斯科的卫国战争纪念馆、西班牙的内战纪念馆,感触很深。比如澳大利亚的国家战争纪念馆,无名烈士墓的铭文“He is all of them, and he is one of us ”,大意是“他是烈士的全部,他是我们的一员”,代入感很强。烈士墙上的名字是按姓名的字母顺序、牺牲年月,而不是按官阶大小排列。馆方会免费提供追思用的小红花,参访者都可以取挂上去,而不是大领导才可能敬献花蓝。也会定期组织在校学生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会有现役军人主持的纪念仪式和荣誉演讲。演讲的内容是随机抽取的名列于墙的任何一名牺牲者的故事,我在场听的就是一位大学生应征入伍,训练期间回家探亲,飞机失事牺牲了。很简单的故事,讲者也是聊天式的叙述,却深深打动了我和在场的每一位中外听者。20岁不到的女学生,可能连爱情的滋味还没尝过呢,也没有到过真正的战场,就为国家牺牲了。这样的故事,我们更多,长征出发地和沿途参加红军者超过30万人,胜利到达陕北者又有多少呢?绝大多数倒在路上了,流落民间了,连名字都没有留下。这就需要讲者谦卑俯下身子,低到尘埃里去寻找普通人的身形,聆听每一个平凡的声音。未来的日子里,越是平凡者,越会打动人,也越会被人所记忆吧。

    我们得保证社区居民能够从红色旅游的发展中得到实实在在的收益。作为文化教育和历史记忆的主题旅游,社区居民的深度参与是红色旅游可持续发展的基石。当地社区居民发自内心的认同这块土地和这块土地上发生的历史,能够从经济社会发展中获得就业、收入和生活水平提升的福祉,能够分享环境的改善和时代的进步,才是逝者所愿意看到的,也是到访游客能够留下记忆的。在红色旅游的规划、开发、建设和运营中,我们得广开言路,多倾听社区居民的意见与建议。

    我们还应当以人类的共同价值为导向,稳步推进红色旅游的国际交流与合作。红色旅游能不能走出国门,能不能吸引更多的国际游客参与,使之成为全球治理体系和价值重构的有机组成部分,要看他们有没有时代性和世界性。任何时候,对生命的尊重、对暴力的反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都应当也可以成为全人类共同的价值取向和精神追求。

    为了国家记忆、人民有感、共同价值的红色旅游新时代,共同努力吧!


    作者:戴斌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旅游研究院 网站管理:国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备11009676号
管理员邮箱:webmaster@cnta.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