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缅旅游,新动力,新突破——在中缅旅游合作论坛上的主旨演讲_中国旅游研究院
首页 > 专题研究 > 中缅旅游,新动力,新突破——在中缅旅游合作论坛上的主旨演讲
中缅旅游,新动力,新突破——在中缅旅游合作论坛上的主旨演讲
    2017-3-2 8:51:28     字号:[    ]

尊敬的中国国家旅游局副局长杜江博士,
尊敬的缅甸饭店与旅游部部长吴翁貌先生,   
女士们,先生们,
    刚过完中国传统的鸡年,又赶上了一个年——中缅旅游年,甚是开心。先给大家拜年了,祝鸡年吉祥,祝中缅旅游前程似锦。
国之交在民相亲,而国民大众的旅游交往也离不开国家关系的大背景。无论是从地理、人文,还是政治、经贸,中缅两国旅游交流的条件都是一流的。两国山水相连,边境线长达2180公里,边民来往、跨境旅行、自驾车旅游都很方便。两国人文相通,“胞波”友谊源远流长,生活习惯彼此熟悉,多住些日子没什么不习惯的。政治互信,缅甸是最先承认新中国的国家之一,也是首个与中国签订友好和互不侵犯条约的国家。2011年,两国宣布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经贸活跃,中国对缅直接投资增幅较大。2016年,中国在缅投资流量同比增长49.8%,工程承包合同额同比增长41.7%。缅甸对华投资企业增加到34个,项目数达到284个。在人文交流方面,中缅与有关国家倡导建设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中方承诺未来三年向湄公河国家提供1.8万人年奖学金和5000个来华培训名额。
    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澜湄机制、大湄公河次区域(GMS)、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合作、东盟“10+3”合作框架下,中缅旅游交流的规模不断扩大,旅游合作不断深化。数据表明,双方已经互为重要的旅游客源国和旅游目的地。2016年,中国公民出境首站访问缅甸人数78.71万人次,同比增长21.2%,成为仅次于泰国的第二客源国。缅甸赴华旅游人数242.81万人次,位居主要客源市场国家第四位,也是入境市场增长最快的国家。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相对于持续增长的出境旅游市场,相对于稳定发展的战略合作机制,中缅两国旅游交流还处于起步阶段,旅游合作的空间还有待于进一步深化。
    女士们,先生们,
    众所周知,旅游的经济功能和其它综合功能的发挥是游客的实地到访,以及由此而来的市场规模的扩大和消费潜力的实现为前提的。中缅两国既然是好邻居,就要常走动。国家旅游行政主管部门特别是负责市场宣传推广的机构,应尽可能用民众听得懂的语言,讲述身边美好生活的故事。传统的旅游观是以自然景观和人文历史的差异性为基础的,比如很多人对中国的印象就是长城、故宫、京剧和少林功夫,比如我们对缅甸的印象可能是佛塔、乌本桥和热带雨林,这些标志性的形象确实会吸引观光旅游者的到访。然而,经历了大众旅游和国民休闲时代的当代旅游者,可能对景观之外的生活空间和生活方式更加关注。去年8月,为推进亚洲开发银行孟中印缅旅游研究项目,我率团对缅甸进行了为期五天的访问,并与仰光旅游旅游局U OHN MYINT局长和他的团队进行了专业研讨。伊洛瓦底江两岸的景色,乌本桥的落日,仰光大金塔的庄严神圣,固然让人印象深刻,而缅甸人民时时刻刻都展现的微笑、礼让和从容,特别是那位在大金塔合影的卖花小姑娘,至今回想起来都是那么令人感动不已。也只有这样的国度,这样的人民,才会培育出昂山素季这样杰出的女性政治家吧。普通国民发自内心的满足、幸福和微笑才是最好的旅游名片。很多人到中国也会有同样的感受,不只有美丽的山川,还有多彩的人文;不只有悠久的历史,还有现代的生活。因此,我们看到今年中国国家旅游局延续了传统的“美丽中国”旅游形象的同时,还启用了新的主题口号:超乎想像的中国(China:Beyond your imagination)。期待中缅两国能从新型旅游市场观念出发,着眼于休闲度假主流客群对异地美好生活的向往,善用互联网和新媒体,培育青少年群体间的认同度与好感度。期待在不远的将来,我的同胞一有时间就会自己驾车来缅甸转上一周,选择曼德勒、蒲甘、仰光、内比都或者某个乡村呆上十天半个月,缅甸的朋友也一样把中国当作首选的旅游目的地。两国旅游的交流规模和人民的好感度增强了,两国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新动力自然也就培育起来了。
    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之所以难,有日常生活与异国他乡信息不对称所带来的担忧,也有主客双方人为设置的障碍。欲使旅游者常走动,政府就要千方百计地提供旅行的便利。传统意义上的旅行便利化主要以签证便利化为主,比如为团队旅游者和特定人群提供通关便利、减少签证手续、延长签证有效期、提供落地签证,直至免签证入境。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在签证,特别是团队游客的签证便利化方面已经做出很大的努力。值得关注的是,随着旅游权利的普及和旅行经验的增加,多数游客愿意选择自助,而不是跟着旅行团走。中国公民的国内自由行比例已经高达96%,出境自由行也在60%以上,这一比例还在逐年增长中。像自驾车、房车宿营、游轮游艇、直升飞机等新型旅游方式,一旦涉及入出境管理,宏观政策和微观管制的跨国协调就是必不可少的。事实上,在旅行交通工具多元化,尤其是自驾车旅行越来越受到人们青睐的今天,政府在跨境旅游便利化的作为空间更为宽泛了。以跨境自驾游为例,车辆入出境检查、证件和牌照的互认、交通标志的标准化与可读性、安全救援网络的构建和保险体系的衔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哪怕只是汽车配件标准的不统一都可能会影响行程的效率与品质,甚至会影响某条经典线路的培育。这都需要政府的口岸、移民、警察、交通、金融多个执法领域的协作,特别是旅游部门的协调。我们高兴地看到,在中缅两国政府和旅游业界的共同努力下,若干自驾游线路,如昆明蜂鸟运动有限公司组织的“魅力缅甸行——眉谬、曼德勒、内比都、仰光、蒲甘、维桑十三日自驾游”,云南港中旅策划的“彩云之南,发现中国最美边境线活动”等,均已经导入了市场,并获得了消费者的认可。
    近年来,中国政府先后出台了《沿边地区开放开发规划(2012-2020)》等政策文件,对沿边地区的旅游开发开放,促进边境旅游发展做出全面部署,提出了研究发展跨境旅游合作区和探索建设边境旅游实验区。两个项目的牵头推进部门都是国家旅游局,目前已经完成了包括云南在内的多个边境地区的调研工作,政策措施和落实措施正在酝酿。希望在中缅旅游年、澜湄旅游城市联盟等合作机制框架下,云南的瑞丽、西双版纳、临沧等地抢抓机遇,在边境旅游和跨境旅游的政策创新方面有新突破。也希望缅甸旅游部门和有关地区能够与中方相向而行,在陆地自驾游、澜湄黄金水道游、旅游市场联合执法等方面先行一步,为国际游客提供多元的选择和品质的保障。
    游客到了目的地,需要当地完善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商业接待体系,以满足其短期停留期间的生活保障。为促进互访游客的持续增长,政府间的旅游合作必然会指向资源开发和项目建设,必然会指向投资机构和市场主体之间的商业合作。有人说,旅游是投资少、见效快的风景创汇产业,似乎只要有独特的自然风光和人文历史,旅游业就会自发成长起来的。在早期的观光旅游阶段,这么说也许有其合理性。上个世纪八十年初期,国门初开,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游客的来华动机主要是观光,对酒店等基础设施的不足并不是太在意,或者说在意了也没有办法。初期的好奇心得到满足以后,游客就会提出生活环境和服务品质的要求。为此,我们通过投资增量先后解决了酒店、景区、旅游大巴等要素供给短缺的问题,这两年还在进行“厕所革命”。自助游和休闲度假兴起,游客更愿意深度体验异地的生活方式,更愿意与本地居民分享地铁、巴士、出租汽车、自行车等公共交通体系,特色餐厅、酒吧、咖啡馆、百货公司、电影院、戏剧场、博物馆、美术馆等公共休闲空间,以及金融、医疗、电信、互联网、社交平台等商业网络。对于年轻一代的中国游客而言,没有移动互联网的目的地是不可想象的。由于国情、旅情和发展阶段的不同,中缅两国的旅游接待环境不尽一致。如何为游客提供更好的服务品质和生活体验,除了政府层面的信息沟通和数据互换以外,旅游市场主体之间还需要建立互信、互连和互通关系,彼此开放市场。希望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能够探索一条“旅游需求引导市场开放,旅游投资促进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体系的完善,游客与社区共享现代商业环境”的国际旅游合作模式,推动中缅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新动力的机制化成长。
    女士们,先生们,
    旅游正在改变世界,旅游应当,也可以为中缅两国的战略合作提供新动力。相信本次论坛成果将进一步凝聚旅游发展的新共识,形成扩大旅游交流合作的新突破。

    谢谢!


    作者:戴斌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旅游研究院 网站管理:国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备11009676号
管理员邮箱:webmaster@cnta.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