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的未来 & 中日旅游的活力——获聘东洋大学客座教授的专题演讲_中国旅游研究院
首页 > 专题研究 > 年轻人的未来 & 中日旅游的活力——获聘东洋大学客座教授的专题演讲
年轻人的未来 & 中日旅游的活力——获聘东洋大学客座教授的专题演讲
    2017-3-15 15:51:36     字号:[    ]

尊敬的竹村牧男校长,
老师们、同学们,
上午好!
    去年秋天,影响了几代人的“樱桃小丸子”剧场纪念版《来自意大利的少年》登陆中国银幕,一时观者如织,好评如潮。是啊,每个人都经历过别样的童年,心中也住着一个言行呆萌、爱美丽、爱幻想的樱桃小丸子。记得在放河灯时,安德烈问小丸子长大后想做什么,想做漫画家,那一刻她的眼睛里闪烁着煜煜的光辉。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梦想,日本的“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先生致力于“让国民财富像自来水一样取之不竭,用之不尽”。我们小时候立志要当科学家,搞发明创造,让国家富强。80后、90后的年轻人为事业而奋斗的同时,也追求“小确幸”。个人的理想与国家强盛相关,固然值得致敬,而做好合格的国民,过好自己的生活,再加上漫画家的未来,也是很好的啊。事实上,真正能够打动人心往往是那些普通人的梦想和寻常的温暖。听见小丸子在放灯时说,“要是以后我长大了,变成了大美女,以后再见面时你看到这个东西时一定要相信是我”。听见安德烈在机场分别时说,“遇见你,让我觉得很幸福”。
    那一刻,我能够感受安德烈爷爷和居酒屋老板上个世纪结下的友谊,穿越时空又回来了。经过游学和跨文化的交流,来自意大利的少年和樱桃小丸子一起长大了。我想,年轻人的世界里一定有传承,也有未来,也有旅游的活力源泉。
    老师们,同学们,
    今年春天,在中日旅游交流的繁荣与挑战并存的关键时刻,我来到书生意气的东洋大学,获聘贵校的最高荣誉学衔,深感荣幸。回顾自己学术生涯的几个关键节点及其时代背景,不由得感慨万千。
    1986年,在江南的马鞍山市读书,周末去采石矶公园,常常会在诗人李白的墓前看到有日本游客环立,诵读唐诗中那些经典的诗句。那是中国入境旅游发展的黄金年代,也是中日民间交流的美好年代。我的梦想是将来也能成为一名旅游工作者,也能够带上《雪国》,实地去看看川端康成先生所描述的日本。1998年,研究生毕业,正逢国民旅游兴起。无论是业界,还是教育和学术界,有旅游相关的组织和人员,到处被需要,颇有“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之感。最近十年,随着大众旅游和国民休闲时代的到来,旅游逐渐成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最为活跃的领域,国家对旅游的战略摆位不断提升。无论是做旅游教育,还是做旅游研究,总的感觉“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确是赶上了一个好时代。拜国家和时代所赐,自己在旅游教育和研究领域,除了继续精进自己的学术专长以外,先后主导筹建酒店学院、政府智库和数据中心。深知所有的学衔和政职并不是荣耀,而是均需穷己一生的责任与担当,此一份荣聘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值此中日旅游互访规模持续刷新纪录之际,我们要清醒地看到,没有年轻人的相互了解和频繁交流,就不可能有旅游可持续发展的未来。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日本就是中国最为重要的入境客源市场,最高时达到全部入境外国人的22.1%。进入本世纪以来,随着国民出境市场的持续高速增长,中国在日本的国际客源市场占有的份额越来越大,据日本政府观光局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公民访日达到历史最高值,占总体入境游客的26.5%。事实上,中日两国已经互为重要的旅游客源市场和海外旅游目的地。2016年,两国旅游互访人数再创历史新高,达到881.1万人。在繁荣的背后,我们也要看到年轻人在相互了解和沟通交流过程中可能存在的疏离感。相对于欧美、亚欧、亚美之间的青少年旅游交流,我们在频度和深度两个方面都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值此中日旅游交流的关键时刻,我们需要更多的青年学生身体力行,做邻国旅游的先行者,做民间交往的传承者,做文教交流的创新者。中日是大国,也是邻国。从全球范围来看,邻国,特别相邻的大国之间都是互为最重要的旅游市场。这是地理位置决定的,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2015年美国公民赴邻国加拿大的数据是1247万人,加拿大赴美国数据是1663万人。随着中国梦的实现,我们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希望有更多的日本朋友来实地看一看历史悠久又生机勃勃的中国,国家强盛又人民幸福的中国,不忘过去又继往开来的中国。根据国务院发布的《“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到2020年,国民出游率将达到5次,旅游总收入7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出境旅游1.5亿人次。一个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人民幸福的中国,对于包括旅游在内的人文交流和政经交往都是有益的。两国从事旅游教学研究的机构和群体,需要更多的相互倾听,以深厚学养和专业知识向各自的政府、商业和社会各界传递理性的声音。当然,这样做可能会有一些阻力,但是我相信同行者会越来越多。
    值此世界旅游发展需要新理念、新思想之际,我们需要创新当代旅游实践,构建面向未来的旅游思想。长期以来,旅游理论和发展实践主要是围绕着观光发展而起的。观光时代强调差异性,强调自然风光和历史人文资源的独特性,强调国家层面的宏观叙事,有时也会用国家形象代替旅游形象。旅游理论对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客源向欠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流动,以及这种流动所引起的生活现象和社会关系的解释较强。随着旅游权利的普及,游客更强调对目的地生活方式的体验,更强调对本地休闲和商业环境的分享。客源不仅在发达经济内部流动,或者从发达经济体向欠发达经济体流动,还从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向发达经济体流动,而且消费更多。随着城市和乡村越来越成为独立的旅游目的地,像日本熊本县的“熊本熊”、奈良县的“鹿儿君”、中国四川省的“大熊猫”等区域性的旅游形象开始为更多人所接受。
    老师们,同学们,
    中日之间的旅游交流,一定是面向未来的,而未来是年轻人的,也只有年轻人才可以重构旅游的活力。无论我们这一代人如何努力,总要退出历史舞台和学术讲台的。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得思考,等到90后、00后长大了,站在台上的那一天,他们将如何言说呢?
    就拿文学、音乐和影视来说吧,《源氏物语》、《雪国》、俳句、能乐、尺八、高仓健和粟原小卷,与富士山、新干线一道,构成了我们这代人对日本的想像。长城、故宫、兵马俑、敦煌、周恩来、邓小平、改革开放则是上一代日本人对中国的印象。这些自然环境、历史文化和国家层面的宏观叙事依然是中日旅游交流的本底色彩。可是也要看到,今天的青少年是看着《火影忍者》、《千与千寻》这样的日漫长大的。还有微信、微博上那些温暖的小故事,比如只为一名高中生保留的火车站,比如老人一生守护的书店,比如八年种植才结下一颗苹果等,开始一点一点地建构起年轻人心中的日本新形象。据我所知,从偶像组织EXO退团单飞的张艺兴,在日本年轻人群体中也是颇有人气。假以时日,他们的一言一行,也会在日本年轻人心中培育出中国新形象吧。这些今天看起来可能还是亚文化或者说非主流的青少年文化,谁说将来不会成为未来的主流旅游形象呢?
    除了旅游形象的演变、建构和传播,生活方式和商业环境也是年轻人选择旅游目的地时越来越重要的影响因素。过去的旅游是看山看水看古迹,后来是“爆买”,现在则希望在一国一地多呆些时光,充分体验异国他乡的生活,特别是那些既有传统文化底蕴,又有当代时尚感觉的生活方式。中国当代著名诗人木心写下的《从前慢》,已经被谱成歌曲,在年轻人群体广为传唱。带一本书旅行、精品酒店、民俗客栈、定制旅游已经开始成为时尚。游客到了日本也希望能够更多地体验温泉、雪景、美食、都市和乡村。在年轻人的影响下,改变正在进行,未来已经到来
    除了传统的行政机构和企事业单位以外,创业创新的年轻人所推动的新型商业机构在中日两国旅游交流进程中开始扮演更为核心的角色,发挥更为关键的作用。过去,旅游局、国旅(CITS)、交通公社(JTB)、国航(Air China)、全日空(ANA)等机构是旅游业的象征。现在,中国的携程、途家、蚂蜂窝、日本的H.I.S、Relux住宿预订网、HNA旅行社等JATA新会员,携互联网、大数据、移动通讯和人工智能的技术优势,已经站到了满足国民旅行新需求、推动旅游产业新发展的前沿了。如果看不到这些变化,特别是年轻人主导的时尚、科技、创意和新生活对旅游业的影响,继续固守传统的经验,我们终将被时代所抛弃。
    不久的将来,在座的各位同学就可能会成为政商学媒各界的精英,将对中日旅游交流的未来走向产生持续而深远的影响。放长历史的视野,任何个体的角色可能都是微不足道的,就像“青蛙跳进水里,扑通一声”。只是生逢这个波澜壮阔的旅游时代,我愿意与各位一道,以学术和教育的名义,为中日旅游交流可持续的未来竭尽所能。
    谢谢!

    作者:戴斌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旅游研究院 网站管理:国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备11009676号
管理员邮箱:webmaster@cnta.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