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忧心忡忡,又信心满满_中国旅游研究院
首页 > 专题研究 > 我忧心忡忡,又信心满满
我忧心忡忡,又信心满满
    2017-12-18 16:00:56     字号:[    ]

    同志们,朋友们,

    一会儿何琼峰博士将代表中国旅游研究院、国家旅游局数据中心,发布最新的机构年度成果《中国旅游经济2017年运行分析与2018年发展预测》。2017年,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涉旅系统各条战线的干部群众同心协力,全面完成了年初制定的工作目标和各项指标。我愿意与各位回顾与分享过去一年取得的成就:预计全年国内和入境旅游人数超过51亿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超过5.3万亿元;入境旅游进入全面恢复增长的通道,旅游服务贸易继续保持顺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初见成效,创业创新更加活跃;全域旅游、旅游扶贫、综合管理体制改革、旅游外交、旅游统计,特别是得到习总书记高度肯定的厕所革命等重点工作,可圈可点之处着实多多,我们有理由为此而自豪。

    然而,当我从宏观叙事的理性思考转向微观感知的情绪表达时,却不由得忧心忡忡。

    我看见在这个异常寒冷的冬季,还没到过年回家的时候呢,先是三三两两,再是成群结队的务工者就开始离开这座城市了。看着他们远去的脚步,当时我正在澳新访问,不由得取出自己刚做好没几年的“主客共享”理论新衣,在南半球温暖的阳光下一遍又一遍地缝补。我不知道那些带着自来水和方便面来看升旗、登长城的游客,会不会被这座对着国际友人“大门常打开”的城市以“优化客源结构”的名义而放逐。就像不知道无论是旅游人次还是消费能力占比都越来越低的广大农村居民,会不会在“转型升级”的宏大战略中离开主流视野而渐行渐远。我只知道一座优秀的城市应当最大限度地向本地居民和外地访客释放善意、温情、包容、公平、正义,因为这些有锐度,更有温度的名词,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任何社群中都毫无例外地承载着人性的光辉。否则,无论你策划了多么美丽的形象和多么动听的口号,无论你开发多少高大上的旅游项目,也无论有多少权贵精英为你点赞背书,都不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旅游目的地。

    我看见在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幸福产业、人工智能等一波又一波的政策推动下,以旅游名义展开的大规划来了,大投资和大项目也来了。可是我使劲睁开眯眯的小眼睛,只看见一哄而上的运动式开发,却看不见人的发展;只看见了热热闹闹的政绩工程,却看不见民众的获得感;只看见越来越多的低效增量,却看不见存量资源的务实盘整。为了上个月的周庄古镇论坛而写下的讲稿《谁的美好生活,又该如何奋斗》,首次在游客满意、市场主体的基础上明确提出了原住民权利的构想。不妨一起想想那个持续用新船板换掉旧船板的思想实验,没有了原住民参与和自然演化的那片地理空间,真的是我们孜孜以求的美丽中国旅游梦吗?哪怕答案是肯定的,一个悬置了原住民权利的发展体系又在多大程度上是可持续的呢?

     我看见数万家旅行商、旅游景区,数十万家旅游住宿机构,数百万家涉旅企业和个体经营户,资产回报还跑不赢银行定存利率,数以千万计的旅游业者还不能通过自己在阳光下的努力实现基本的财务自由。作为受过经济学完整训练的学者,我深深知道最有保障的供给是市场主体有钱可赚的供给。如果业者没有了尊严,又哪里来的品质旅游呢?我们必须正视小微型企业和传统旅行商还没有能力分享大众旅游新时代的市场盛宴,大型旅游集团要常常面对来自市场竞争和科技进步的挑战。还有,受制于社会非理性情绪和推波助澜者的超常压力,那些为国民旅游福祉而知行合一的旅游思想者,那些为社会财富增长而奋斗不息的商业领袖,还没有获得应有的产业尊重和社会认可。

     月初在微博上发起这个话题的讨论时,网友“韶关收藏家”回复说,“旅游业就像港澳的娱乐圏,已经没有现象级的新人进入了”。想想也是,七天酒店创始人郑南雁先生去了意甲,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先生去了生活服务业,最近的“独角兽”途家创始人获得“旅游思想者”也有两年的时间了,新的玩家要么是大集团的战略进入者,要么还是“To be, or not to be”的试水者。没有了现象级新人的旅游业,着实有些寂寞。很多年前我就在担忧:一个不能持续吸引年轻人进入的行业,是没有未来的。

    同志们,朋友们,

    2018已经走到面前了,尽管有太多太多的担忧,我还是愿意坐下来,微笑着告诉大家我满满的信心。就像历经现实的苦难和人性的黑暗,却依然不可救药地爱着这个世界,相信明天会更好。

    我相信会有更多追求美好生活的人民参与到旅游进程中来,并越来越懂得旅游,享受旅游。受益于国民经济和居民收入的增长,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以及航空、铁路、高速公路、移动互联网等基础设施的完善,预计2018年国民出游率超过4次,国内和入境旅游人数超过57亿人次,旅游总收入有望突破6万亿元。受益于中国梦和“一带一路”的国家形象提升,品质旅游将引领入境旅游新发展,外国人入境旅游将有有新的增长。越来越多的人不仅以实际行动践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文化传统,加入到旅游市场的大潮中来,而且随着旅游经验的增加,也越来越会玩了。老年人的观光休闲和候鸟式养老、青少年的研学旅行、中产阶层的休闲度假、家庭出行定制、年轻人的时尚与科技感,都可能是特定市场的风向标。市场基础厚实了,旅游经济的繁荣自然也就指日可待。

    我相信游客会有更便利的旅行方式,也会有更好的品质保障。今年国庆中秋连续8天的超级假期,创记录的7.05亿旅游接待人次和3856亿元的旅游消费,没有发生现象级的涉旅负面舆情,应当说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机场、高铁、高速公路、港口码头等交通基础设施的完善,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广泛应用,让“说走就走的旅行”的梦想越来越成为现实。党的十九大再次宣示,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并将重点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就旅游系统倡议和率先推进的厕所革命做出重要指示,要补齐“品质生活的短板”。随着人民不断增长的美好生活追求,旅游消费开始从“有没有”的权利普及转向“好不好”的品质升级。全面提升旅游产业质量水平,发展品质旅游,不断提升游客满意度,是新时代旅游强国战略的工作重点。

    我相信会有更多的旅游人坚持做阳光下的生意,致敬经典,面向未来,重构国家旅业的价值与尊严。必须承认,没有强大的市场主体,就没有旅游强国的未来;必须承认旅游集团在满足人民美好旅游生活需要,特别是品质旅游战略进程中的主力军地位;必须承认,企业家、职业经理人和专业技术人员是旅游业最宝贵的要素资源和发展动力。新的一年中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旅游市场主体将会面向国民大众对美好生活的新需要,以主客共享的发展理念,创造新文化,培育新内容,持续满足游客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有了游客的认可,自然就会有资本的追随,就像再次获得1.33亿美元D轮融资的蚂蜂窝这样。我们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那样爱护企业家精神,包括产业政策、科学研究、数据生产和媒体传播,都要自觉服务于生产服务第一线,必要时应敢于为他们站台,为他们说话。任何时候,为企业说话,为游客和居民办事,为国家旅游产业发展出谋划策,都是我们的应尽之责。

    我相信政府会提供更有利的旅游发展环境和更完善的旅游公共服务,市场推广和行政治理将更加自信,更有国际范儿。各地在全域旅游的框架下实施的旅游委员会和旅游警察、旅游巡回法庭、旅游工商分局等综合管理体制改革,特别是各级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对“主客共享”旅游发展理念的认同,对游客满意度评价的重视,都让我们明显感觉到旅游治理体系和公共服务水平的完善。年底的巴厘岛火山喷发后数万中国游客撤离的效率,商业力量和市场规则的分工合作,以及事后对网络舆情的引导,都在见证新时代政府对突发涉旅事件的应对能力的进步。在新的一年中,将会有更多的人认同“法无禁止则可行”是私权力的高限,“法无授权不可行”是公权力的底线,平等、公正、法治这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同样是旅游者、旅游经营者和旅游管理者在阳光下共同的追求。

    相信世界会听到更多来自中国旅游者和业界的声音。这些声音是由近1.3亿的出境游客发出的,他们不再只是走马观光的“金帐汗军”,也不再只是“行走的钱包”,他们更愿意为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和一座城市而停留,更愿意体验和分享目的地完善的公共服务、商业环境和生活方式,更容易为触手可及的幸福、温暖与包容而感动。随着出境旅游新时代的到来,希望更多的旅游目的地,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向中国游客释放更多的善意,体现更多的包容。这些声音是由携程、锦江、海航、春秋、开元等所有走出去的和参与国际旅游事务的市场主体发出的,他们愿意与世界分享中国旅游市场发展的红利,也希望在更广的范围和更深的程度上参与世界旅游分工。从过去这些年国际旅游交流合作的经验来看,无论我们如何强调新媒体和网络社交平台的市场引流,都无法替代主流媒体的基础作用和高层互动的关键影响,更替代不了国家意志和外交关系的决定性作用。在新的一年里,除了与欧盟、加拿大、新西兰互办旅游年,与东盟、俄罗斯、中东欧、南太平洋岛国、APEC等既有的双边和多边旅游对话机制,正式运营的世界旅游联盟(WTA)也将就“旅游促进减贫”等主题发出中国的声音。这些声音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承载了全体旅游人对共同价值的关注,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贡献。

    看着面前的2018,我忧心忡忡,又信心满满,更愿意和你们共同期待,一起奋斗!


    作者:戴斌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旅游研究院 网站管理:国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备11009676号
管理员邮箱:webmaster@cnta.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