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美好生活,又该如何奋斗?_中国旅游研究院
首页 > 专题研究 > 谁的美好生活,又该如何奋斗?
谁的美好生活,又该如何奋斗?
    2017-11-3 16:21:17     字号:[    ]

    喜欢周庄,喜欢江南,每次来这里演讲,主题和语言都会变得跃动起来,“万丈红尘最温暖”、“守望苏式生活”、“近处有风景”、“寻常生活客自来”,等等,归根结底就是已经渐成常识的这句话,“景观之上是生活”吧。今天,旅游已经成为国民大众的日常生活选项。人们外出旅游已经不再满足于看山看水看历史了,更要体验目的地居民的日常生活,特别是要分享其高品质的生活方式。相对于国民大众对旅游需求的升级,由目的地政府和旅游市场主体主导的供给侧还有很大程度的结构性改革空间。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个重大判断对于包括旅游在内的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都是全局性、战略性和总揽性的。我们要牢记初心,不忘使命,始终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问题是在旅游领域,我们需要弄清楚是谁的生活,是游客的还是居民的?又是由谁来定义美好生活,规划机构、专家学者,还是这块土地上的人?对这个问题的研究思考事实上就是在探索并回答发展旅游的初心和使命。

    不同于张家界、九寨沟这样的自然景区,也不同于长城、兵马俑这样的历史人文景区,周庄是人文的、当代的、核心区有上千人、行政辖区有数万人居住的现实生活空间。在我的学术理念中,总觉得把有定居者的村镇——哪怕是古村、古镇称作“旅游景区”有些牵强。这是典型的游客视角、工具理性和消费主义,旅游者是来做客的,世居于此的人民才是这块空间的真正主人。事实上,正是世居者的生产实践和生活需要,包括物质生产、物质需要和文化生产、精神需要,及其历史积淀,才温润了这里历经千年的自然空间。

    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好生活是由当地人民在生产实践和文明演化中创造的,也是当地居民和外来游客所共享的。值此大众旅游新时代和全域旅游新方位,国家旅游战略应当是推动人民共创共享的美好生活更平衡、更充分。“有一种生活叫周庄”,不仅是过去的,也是当下的,更是未来的,就像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朝气蓬勃,充满了无限可能。

   当且仅当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民有能力保护好历史风貌,更有能力创造属于当代的美丽新生活时,游客才会持续为这里的品质和时尚所吸引,常来常往。这里所说的美丽新生活不是修旧如新的道路、桥梁、水系和住宅,不是大场面、制作精美的实景演出——哪怕是村民的本色出演,而是要看年轻人愿不愿意留下来,还要看他们的子女,子女的子女愿不愿留下来,在这里享受高质量的教育、现代化的医疗和体面而尊严的工作。这就意味着不能只有传统的生活空间,还要有当代的生活方式和现代化的产业服务,以及公共服务和村镇治理水平。活在当下,向前看,是一个不可逆的进程。任何要求周庄以牺牲居民发展的代价去保存原有生活状态,来满足旅游者观光需求的想法都是错误的,不符合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在现实中也是行不通的。设想有一天,所有的原住民特别是年轻人都走了,只有老人家留下来追忆的逝去的繁华和复制的商业,周庄还是周庄人的周庄吗?而没有了周庄人的周庄,游客还会向往吗?

    多年以来,无论是世博会的繁荣机遇,还是周边同类古村镇竞争的加剧,镇党委、镇政府和旅游公司始终坚持本土化导向,没有盲目地走“大资本、大项目、大扩张”的模式,而是积极吸纳本地居民就业,收益反哺村落开发、公共治理,尽力提升村民的公共服务水平,可能看上去收入增长不够快,发展有些慢。但是,周庄获得了民心的凝聚和老百姓的点赞,走出了一条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旅游名镇发展道路。相对于每年增长的游客数量和经济收入,相对于项目建设和市场创新,这个理念和道路才是周庄对于中国乃至世界旅游业的重大贡献。旅游业是当地生产体系和生活方式的有机组成部分,旅游者不是孤立于居民生活和当地发展之外的陌生人,有了人民的认可和拥护,有了政府、企业和居民共同创造美丽生活的决心信心和实践,也一定会有周庄可持续发展的未来。今天在此集会,探讨周庄和国家旅游景区发展的未来,如果能够在“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持续创造美好生活的能力是新时代旅游发展的根本动力”这一点上达成共识,并成为我们行动的指南,则是善莫大焉。

    当且仅当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民愿意活在当下,更有能力创造未来,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人类文明的演化提供新的发展方向和现实样本,才有可能担当国际特色旅游目的地的重任,才会有更多的年轻人,从苏州,从杭州,从上海,从东京,从纽约来到这里。来到这里品味农业文明和商业文明的历史记忆,来到这里分享工业文明和后工业时代的生活品质,来到这里触摸物联网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未来质感。这就要求目的地领导者和商业决策者以更加开放的心胸,更加前瞻的视野去引进新元素、新团队和新的生产方式。在现实中就是吸引世界范围内的年轻人来周庄,多停留些时光,多一些研发实践性活动。我注意到这几年围绕“有一种生活叫周庄”也有一些文化创意和旅游基本建设项目上马,但是客观地讲,还是修修补补的小项目,而且以挖掘历史记忆和后流行文化为主,比如雅集漫画摄影什么的,不是说不好,而是少了些敢为天下先的突破性进展。面向未来的生活是什么?到203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强国,到2049年第二个一百年中国梦实现的时候,居民和游客向往的美好生活是什么?会是机器人陪伴我们旅游吗?不管工作日程多紧张,总是要有些人、有些时间仰望星空的。世界范围内的年轻人对未来的期待是什么?是时尚,是科技,是如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一般朝气蓬勃、充满无限的可能。等90后、00后长大了,很快会成为旅游市场的主力客群,不必担心,他们会像上几辈人那样有理想、有担当,努力工作的,但是他们也要精致而优雅地生活。这就需要我们在公共卫生、教育、医疗、餐饮、酒店、购物、出行等环节下功夫,以高度的自信,升级我们的环境营造和服务标准。

    未来导向的生活方式从来不是专家学者或者某个权威机构规划出来的,而是由本地居民的生产实践和生活追求创造出来的。多年来,我们在工程、城市、项目等标准化领域规划的成功很容易让人觉得国民生活方式,特别是面向未来的精神文化方式也是可以规划设计的,都有意无意地忘记了“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这个历史唯物主义的真理,忘记了“让人们在更多可能方向上自由地探索”才是人类文明正向演化的保障。对于周庄来说,适度有序地扩大常住人口,特别是不同文化背景的年轻人的比重,持续提升目标客群的停留时间,形成国际范、中国风的旅居结合生活空间是当务之急。只有人口达到一定规模,创造力和竞争力才有保证。“以人民为中心”的主体性还包括游客,对于中小尺度的旅游目的地而言,游客是生活空间的参与者,更是生活方式的创造者。在如何吸引更多游客到访的同时,让他们也成为目的地发展进程的一份子,国际国内尚没有成熟的经验可以借鉴,需要行政主体和市场主体认真思考谋划之。

    接下来,我的同事战冬梅博士将代表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2017年中国旅游景区发展报告。希望我们关注的不仅是景区,不仅是经济指标,也要关注居民的发展权利、游客分享生活品质的权利,更要关注目的地经济社会和人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未来的周庄,不仅“有一种生活”,而且要“有一个未来”。这个未来是属于周庄的,更是属于中国属于世界的;这个未来是属于旅游的,更是属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

    卫青同学,希望你们努力!周庄同仁,相信你们会实现!


    来源:中国旅游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旅游研究院 网站管理:国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备11009676号
管理员邮箱:webmaster@cnta.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