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斌在首次聘任的中层干部集体谈话会的讲话_中国旅游研究院
首页 > 院务公开 > 领导讲话 > 戴斌在首次聘任的中层干部集体谈话会的讲话
戴斌在首次聘任的中层干部集体谈话会的讲话
    2011-8-26 14:28:03     字号:[    ]

    2011年8月25日  戴斌院长在首次聘任的中层干部集体谈话会的讲话,全文如下:

个人的学术成长与机构的学科发展

    同志们:
    之前已经分别跟每个干部做了谈话,今天按照组织上的要求,对首次聘任中层管理岗位上的同志进行一次集体谈话。主要谈三个问题,首先是如何看待此次岗位聘任,特别是中层干部队伍的聘任工作。第二,对新聘任的干部有哪些要求?第三,今后一个时期,研究院的发展,特别是在人才培养和干部培养方面,要注意哪些问题?或者说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此次岗位聘任工作,在研究院发展历史上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这意味着我们拥有了自己培养的干部队伍。无论是过去进行革命战争,还是现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组建一个新的机构,干部问题是首先要解决的。在部队上,哪怕是组建一个排,一个班,干部选择都是重中之重,干部选好了,事业发展就有保障。我在二外的时候,当时负责组建独立学院,党委问我要什么支持?我说要两个,一是把独立学院纳入到大学的整体教育事业发展规划中去。二是要干部。但是到后来没有完全实现,迫使我花了很长时间建设独立学院的干部队伍、师资队伍和学生后勤保障队伍。之所以要把独立学院纳入到学校的整体规划当中去,是要从思想上把大家统一起来,把独立学院的发展看作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是学校发展的题中之义,应尽之责。要干部,则是要从人员构成上把局部与整体统一起来,让思想和战略落到实处。这两样东西没有,这个机构就没法弄了。一家机构发展到成熟阶段的重要标志是能培养自己的队伍,培养自己的干部。只有这样,这个机构才算真正成熟了。人才建设,尤其是干部队伍建设,是一个机构的基石。这项工作的顺利完成,体现了国家旅游局党组对我院干部队伍建设的认同,也体现了院领导和全体职工对同志们的信任。
    我们不妨简单回顾一下三年的发展历程。三年的时间,从筹备到建设再到发展,我们共同经历了很多事情。到今天能取得一些成绩,确实来之不易啊!2008年春天,我们在711房间开始筹建的时候,就一间办公室,两三个人,到现在有两层楼的空间和窗明几净的办公环境。从过去一个写在纸上,画在空中的组织架构,到现在拥有三个职能部门、四个研究所、两家分院、十家研究基地,人员也在逐步到位,现在本部,正式职工30人,纳编25人,实际在岗工作人员60余人。陆续展开的一系列研究成果,也逐渐得到了国家旅游局、产业界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认同,特别是研究和行政两支队伍建设也初见成效。和同志们一道回顾这个历程,只想说明一个观点:在过去的三年中间,我们走的是一条非常规发展道路,边打边建,自我培养,自我发展。当然首先归因于我们赶上一个好的时代,如果没有大众旅游发展的时代背景,我们不可能这么快就把研究院建起来。过去即使我们想成立这样一家研究机构,也不可能取得如今的成就,因为产业背景和政府需求还不具备。当初我们也想向局里要一些干部,人家不愿意来啊。这样一个新建的学术机构,谁知道将来会怎样呢?当然,现在局里的同志现在也愿意来了,当我们是自己人。抓住战略机遇,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边打边建,自我培养,这就是研究院干部队伍建设所走的道路。你们是首批正式聘任的管理干部,我总结了几条经验,跟同志们分享一下,也是今后需要坚持的。
    第一,始终坚持机构发展与个人成长相结合。研究院对各位是以这样的模式培养的,将来你们也要按照这种模式培养各个学术方向和不同职能部门的人才队伍。
    建院之初,我们就强调,在研究院的队伍建设方面,一要避免走院校单兵作战的路子,二要避免走规划公司的路子。在旅游院校,一个导师带着几个博士、硕士也可以不断地去做研究项目,但是没有横向交流,也没有团队规划。而且学生一毕业就走了,梯队也建立不起来,表面上轰轰烈烈,做了很多事情,但是成果没有固化到人才队伍中间去。很多学术传统所赖以传承的东西,人一走,就烟消云散了。社会上一些搞旅游规划的公司,有项目没研究没学术底蕴,公司也做不大,单靠商业手段是不可能培养出核心竞争力的。政府部门内设的研究机构,更多是写写讲话稿子,做做总结报告,研究的深度、广度,特别是体系方面构建不起来。在建设与发展的过程中,研究院当然要做很多项目。这是局党组对我们的要求,也是学术机构存在的职责所在,更是我们建院思想的基本要求。我们做这些项目,不仅仅是为了获取一点经济收益,为了完成一项任务,而且是结合学科建设,特别是在人才建设方面做足文章。所以院里主动给每个同志压担子,我还记得依依同志初来报道,是地理学专业背景,为了工作需要还是把你放到国际所了,而且上手就让你研究国家旅游服务贸易中长期规划,也做得挺好啊。当然这只是开始时的评价,真正从学术范式上讲,社会科学研究没有长时间的积累,感觉是到不了位的。后来通过做出境游报告、ADS报告,包括与国家开发银行合作做一些国际性的项目,就慢慢成长起来了。区域所也是一样,反反复复地讨论,区域旅游学的理论内涵与成果体系。为什么一直不让你们朝规划公司的路上去走?因为我们知道往那个方向发展,不可能培养出真正符合建院方向的学者。
    人才培养不出来,学术机构可持续长期发展就无法得到保障。我们所从事的党和国家旅游发展的事业,随着时间的推移,创建者迟早都会离开的。时间长了,总要交给更为年轻的同志去做,那么交给谁?如果人才队伍没有培养起来,接力棒就传承不下去,就不能带动更多的人才成长起来。必须要将机构发展、个人成长和项目研究高度结合、高度融合。所以我说人才培养和项目研究要跟着学科建设走,我们花那么多的精力去抓学科建设,抓人才建设,根本目的就在这里。
    第二,始终坚持思想建设与学科建设、人才建设相统一。从最早的建院规划与章程,到以后的各个主题党日活动,我们旗帜鲜明地提出了服务产业,报效国家,培养一支党组放心、业界认可、具有广泛国际影响力的旅游专业人才队伍等一系列指导思想,最根本的目标就是探索一条以高级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学术研究机构,其建设和发展的道路。
    可以说我们的学术实践每前进一步,思想建设就跟上一步。在相当程度上,思想建设是放在组织建设,人才建设更重要位置上的。小平同志讲,国家如何发展?一靠理想,二靠纪律,理想放在纪律之前。我们这里有不少学经济学的同志,马克思讲,复杂劳动是简单劳动的倍乘。复杂劳动不好直接管,早期的科学管理起源于制造业,其管理对象是工人,可以搞标准化,这个很好操作。你去看泰勒的科学管理,他就是从标准化做起的,所谓的3T分析,即时间、动作和任务分析,就是早期科学管理的核心。在流水线上可以搞标准化。不搞标准化,现代工业文明建立不起来,管理科学也就建立不起来,但是创造性的劳动该如何管理?我们的研究人员按时上下班,你怎么知道他把最宝贵的才华、最大的潜能都贡献出来了?他可能在这呆半天,写不出一个东西出来,或者有人写了七八页纸,有效东西还不如人家一两句。这里面存在着信息不对称性,复杂劳动,特别是创造性劳动的信息不对称尤其严重。研究人员是有学术底线的,所以要倡导学术自由,不用扬鞭自奋蹄。我们这样性质的机构,单纯靠管理,靠纪律,是管不起来的,是行不通的。如果我们完全以效益为出发点,这个机构就不会有大出息。由是出发去思考学术干部的培养,思想建设就成为重中之重。一定要建立我们研究院的方向感,形成我们研究院的思想体系和学术风格。思想建设一定要优先于组织建设,研究院如果修身养性的东西出不来,我认为就不会大前途。一个人的境界决定了他能走多远,所以我们始终把思想建设放在优先的位置。
    第三,始终坚持在使用中培养的原则,通过压担子,让年轻的学者尽快成长。这样一个伟大的事业,靠一两个人是完成不了的,要靠一支队伍。从建院之初到现在,除了子千、仲广有过在学校工作的经历外,我们没有从学界去挖一个人,仲广作为硕士生导师,也是自己愿意来的。大部分同志基本上是刚毕业的,还有的不是旅游专业科班出身,就是有一些工作经历的同志,在学术界、产业界也不具备很大的影响力。但是研究院给了他们这样一个平台和发展的机会,不断压担子,也就成长起来了。事实上,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顶住了一些压力。我们这次去延安看到,过去二十多岁的革命前辈就当上师长、军长、甚至司令员了,都是通过不断压担子成长起来的。同时大家还要主动寻找压力,只要大方向不出错,组织就信任你。方向和信任比能力更重要。只要建立起彼此的信任感,忠诚于组织和事业,就可以放手一搏,在使用中培养,边培养、边使用,是一条很好的经验。
    回忆过去是为了展望未来,你们现在走上领导岗位了,要把这些经验梳理一下。你们自己也要带队伍的,了解研究院走过的发展道路,科学地总结经验,才能够不断前行。怎么去做好今后的工作,向同志们提几点希望和要求。
    第一,希望同志们要有角色意识,大局意识,尽快地找准并摆正位置。这次任命一下发,是质的变化。我们最低是七级职员,在我们国家干部当中,进入到中基层干部序列了。当然,我们的干部将来还要走向更高的岗位,承担更高的领导责任。为什么昨天做一个聘任仪式?这就是告诉大家,从今天开始,你们已经走上了领导岗位。
    之前你们在各自的研究岗位和行政岗位上做了大量工作,可以说也是佼佼者。从今天开始,你们不仅仅要从个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而是要带好一个团队,做好部门的领导工作。你们不仅要从本部门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还要从全院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这就是大局意识。之前在跟你们谈话的过程中,事实上是有一些部门意识的,这很正常。但是现在一定要变换过来,一定要树立大局意识。这个问题不解决,将来就会形成一些固化利益。我在这个岗位上,作为复合型角色,可以把一些事情协调开,但是如果有新同志来呢?今天先把大局意识提出来,希望每个同志都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尽快进入中层领导干部的角色,时刻以一个领导干部的标准要求自己。
    第二,希望同志们努力加强政治修养,在自省自律自警的基础上,做遵守法律法规和院规院纪的表率。我们常说,科学研究没有禁区,但是行政管理是有纪律的,所以请同志们进一步加强政治理论学习。我们是以建设政府智库为目标的研究机构,同志们务必要坚决贯彻党和国家的路线方针政策,带头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以及我们研究院的各项规章制度。不仅如此,你们还要带领本部门的同志认真地领会研究院学科建设、人才建设以及国际化战略这些建院思想,因为这些思想最终体现在人的身上,体现在各项工作的过程中。要在党和国家繁荣哲学科学社会思想的指导下,以建院宗旨为统率,促进院、所、部、室各项工作和事业统筹发展。我们要深刻意识到,作为一个领导干部,更多的是一种责任,不仅仅要看你的研究能力,还要看你们处事是否公平、公正。
    第三,希望同志们强化领导意识,树立清正廉洁的领导干部形象。研究院作为一个学术机构,没有钱袋子,也没有官帽子。但是在发展过程中,我们会逐步有一些学术话语权,内部也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小权力。对此,我们要时刻保持清醒头脑。从建院之初到现在,我们树立了比较好的院风和标杆,对得起社会的良心。研究院所做的工作,阶段性来看是为国家旅游局的要求和部署,长期来看,则是要为历史留下印记,为旅游产业发展、为社会进步树立一个团队标杆。我们要坚决抵制金钱和物质的种种诱惑。一个和尚只有好好念经,别人才会给你香火钱。你念的是正经,你才是一个令人尊敬的和尚。现在这么多的学术和产业机构,愿意跟我们合作,是因为我们在为产业发展提供思想,真正为人民群众旅游福祉服务。希望同志们一定有警醒意识,标杆意识,成就意识和历史意识。
    第四,希望同志们继续保持艰苦奋斗的精神,勇于开拓创新,不断地提高自己的综合素质和领导水平。三年建设期已经结束,已经转到五年发展期,我们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是不能沾沾自喜,时刻要有忧患意识和危机意识。如果有一天我们自我满足了,就是研究院走下坡路的时候。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们来自不同学科背景,有人是做行政工作,有人是做研究工作,每一个人都要不断提升综合素质,提高社会观察能力,沟通能力及写作能力。担任领导职务,是一种压力,更是一种责任。不要老想着官位大小的问题,而是要想你的能力和素质是否和这个职位相适应,能否顶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以上这几个要求,涉及到思想、纪律、综合素质以及领导水平等各个方面。希望同志们在今后的工作中,按照以上要求,不断学习,稳步提高自身的治院理院能力。
    最后我想借这个机会,谈一谈对研究院未来可能出现一些比较难以处理的情况的初步想法。
    目前,我们的专业技术职称很快就达到人数上限了。之前我们聘任专业技术职称很简单,够条件就可以了,但是现在职数有限,不可能满足每个人的需求。国家旅游局考虑到我院是以高级知识分子为主体的机构,给我们确定的高级技术职称比例很高,但是数量再多也是有限的。建院初期,我们吸纳的研究人员学历相同、年龄相近,这是我们特定的历史时期造成的,需要在发展中去消化和解决。这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我们要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
    领导干部的培养问题,这也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现实问题。一方面领导干部的职数是有限的,上升空间也是有限的。在有限的上升空间如何处理将来的干部成长问题?另一方面,现在就要提前思考后备干部培养战略。新的专业技术干部和行政干部队伍如何培养并保持可持续性?都是需要我们认真探索的,要为每一位同志的发展负责。我们必须要及时准确掌握职工的思想动态,明确今后一个时期的主要任务和重点工作。在干部培养方面,尤其需要有忧患意识,危机意识。
    在上述背景下,全院上下要进一步加强思想建设。来研究院不是做官,也不是来发财的,更多是产业的认同和社会的认可。我们要为人民大众的旅行福祉做贡献,为成千上万的旅游企业服务,真正把旅游产业做大做强,只有从这个高度去思考,去定位,才能真正解决发展空间的问题。还要进一步加强组织建设,不断完善干部成长和人才培养机制。要坚持多元化价值取向,用人措施要灵活多样,不要固化。一定要让大家认识到,担任领导职务,更多的是责任,而不是权力。声誉建立起来很难,毁掉很容易,同志们一定要好好体会毛主席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倡导的“两个务必”,继续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在学术研究和各项行政事务工作中戒骄戒躁,时刻保持警惕之心,真正让我们这个团队去为中国的旅游产业成长,为全人类的旅游福祉而努力耕耘。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旅游研究院 网站管理:国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备11009676号
管理员邮箱:webmaster@cnta.gov.cn